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连载(20)
第二十章 东渡赴约
发布时间:2010-09-15 09:25 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13429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当太阳搁在西山梁的时候,船在西江渡口靠岸。黄玉已和师傅商定,为了避免暴露目标,让赵匡和申甫化了装,登岸去买些吃喝来,让许定和船工边吃边行船返回。其余人在船上候着。

  清净不急于登岸还有一个目的,等候信鸽到来。此时,头顶响起鸽哨声。倏尔间,一只灰鸽引路,一只黑鸽跟随,一前一后落于船头。清净知道,乙真师姐为了信息畅通,特派黑鸽随往,有了三只鸽,一则它们熟悉了路向,速度快,二则它们交替往返,不致因累坏误事。清净捉住黑鸽,挨脸亲亲,拆下腿上的信条,黄玉急切凑过来看纸上内容。

  乙真道姑秀丽的字迹跃入眼里:谢鹉、谢鸿领杀手沿江追来,江城谢鹄亦有准备,要向宝山兄弟姐妹下手,尔等不可滞留,速顺江东下。

  黄玉庄重地恳求许定:“许定,小姑求你、拜托你和许安携手料理好庄园事务,同时你一定要把好柠檬园管好。我娘、婆婆也需要你多多照顾啊。”

  “小姑,你尽管放心,我许定生是许家的仆人,死是许家的护门神,绝无二心!”

  赵匡和申甫各提一大袋吃喝的食物上船。黄玉等立即与许定和船工们告别上岸。

  一行人改了装来到伯父宅院,管家慕兴迎着他们走来,显得格外小心。黄玉改扮男装,慕兴竟未认出来。黄玉小声给他说明,他高兴地叫道:“小姐,快进大堂坐!”

  黄玉叫他小声点,让他去请来大祖母,别让伯父知道,他们马上即走,恐伯父受到刺激,发生意外。

  慕兴很快请出大祖母。大祖母听管家所言,又见黄玉神情紧张,知道有不测之事发生,遂把黄玉等人引入厨房旁的餐厅,关了门,让客人们围桌落座。

  黄玉立即向大祖母说明了紧急情况。大祖母顿觉不容迟疑, 让慕兴马上联系开明至交船老板杨光泰,准备一只最好的大船,选六名身强体壮,驾船技术高超的船工。

  大祖母和管家出去了。不多一会,大伯母二伯母领着宝山、许岚、宝嵩来餐厅见黄玉等客人。

  黄玉和哥、姐、弟们,来到伯父宿舍,想看望伯父。伯父躺在榻上睡着了。两眼深陷,骨瘦如柴。马上就要与亲人告别,不知何时再相见,再相见时,伯父肯定已不在人世,黄玉心里难受极了。她向伯父三鞠躬,一步一回头,走出门去。

  吃了晚餐,天已黑尽。

大祖母让家丁搬丝茶各五袋上船,并送给孙儿孙女们珠宝首饰,嘱咐带往岛国,以求立足之用。还备了一些食物、饮水在船上。又选派三个功夫最好的家丁随行,保护孙儿孙女们。

  宝山兄妹们皆流泪与亲人告别。他们的娘哭得象泪人。

  为了遮人耳目,黄玉说服大祖母、伯母不要送,由化装成大胡子的慕兴领着众人去码头登船。

  清净断后提防有人偷袭。忽然,他转身象离弦的箭一样,追出百十步,抓小鸡似的提回一个人来。

  船星夜起航。船舱中,借着灯笼的光亮,清净和小姐开始审毒蛇。

  “你叫什么名字?替谁跟踪我们,如实招来!”清净威严地问。

  “我,我姓谢,名江龙,我没跟踪你们呀,我是到码头找我爹的。”谢江龙长得五短三粗,一双吊睛眼,贼溜溜转,不管是谁一看,都不会把他与好人画上等号。

  “看你就不像好人,你别想蒙混,我的眼睛是不会看错的!”清净不怒而威。

  “不,你可别以貌取人,冤枉好人!”谢江龙凛然不怕,“好汉,快放我上岸吧,不要污了你好汉之名呀!”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黄玉“咝”地掷出白绫,套住谢江龙的脖子,白绫另一端从仓顶横木上绕过,“不老实交代出真相,就让你挂在这里晾干躯体!”

  “哎呀,姑奶奶,别拉,别拉呀,我说,我全说出来……”谢江龙说出了令人惊吓的黑幕。

  原来,这谢江龙是江城出了名的混混,靠偷鸡摸狗混日子。后被做丝绸生意的谢继祖收买,为己所用,专干坑蒙拐骗,非奸即盗,整人害人的勾当。谢继祖死后,继续替其子谢鸿、谢鹄效命。

  谢鸿乃四夫人所生,心地较善良,常对父亲恶行不满。但对柠檬仙子杀了父亲,仍耿耿于怀,如不参与追究,被族人谴责为不肖子,令人难受,于是与弟兄一同上阵来。

  而谢鹄则与其父一样的坏,他本在夜郎大哥处做事,江州没认认识他,被谢继祖招来江州,参与了对许氏弟兄下毒的谋划和实施,还亲手杀了朱三康。

  近来,谢江龙受谢鹄密示,秘密监视许开明家人的行动,瞅准时机后,绑架许家三个子女,敲诈一笔钱后,秘密抛江。今日黄昏,他发现从码头来了一群人,走进了许家宅院,便躲在暗处窥视,弄明情况,报告谢鹄领讨赏。不料被清净逮了个正着。

  众人听了,不禁寒颤,庆幸走得快。

  黄玉感激乙真师傅通知及时,敬佩她是神仙现世。

  天明,黄玉将谢江龙抛上岸。赵匡阻挡不及,怨表妹放虎归山,留下祸患。

黄玉道:“谢江龙虽坏,但罪不致死,留在船上,徒生拖累,让他去为好,但愿他不再那么坏。”

  大船昼夜行驶,顺滚滚而流的江水,一路向东。

  舟行峡江地段,迎面来了一艘官船,愈来愈近,船上全是戴盔披甲,持戟拿弓的军士。一位小校立船头大喊停船搜查。两船相挨,小校和几个军士,簇拥着一个穿长花绸衣的商贾模样的高汉,跨上船来。高汉体肥骠壮,两鬓班白,两眼露射凶光。

  黄玉惊诧,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是何人。

  师傅悄声告诉她:“此乃谢鹏!”

  谢鹏与他老子一模一样,以致黄玉乍见,差点脱口叫出谢继祖来。谢鹏也跟他老子一样歹狠,助纣为虐,其父害人,身为吃皇粮之人,不与阻止,反出手相护。桑叶案,买通犍为郡官放出凶犯,毒杀许氏兄弟案,阻止、买通郡官、衙差敷衍查案,致使黄玉追凶除恶。今日又亲临秭归,以商贾面目买通秭归军校,借官兵名义追杀许氏后裔,实乃可恶之极!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黄玉强忍愤懑,不断提醒自己:为了兄弟姐妹们的安危,除在万不得已时,不可轻举妄动!

  谢鹏挨个巡查。黄玉姐妹们改扮男装,宝山兄弟们改扮女装,尽管谢鹏按图索骥,终归没有接触过,怎能认出他们来。

  两船分道扬镳。黄玉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船加速行驶,刚过秭归,官船尾随追来。

  谢鹏回到官船,继续细瞅画像,竟看出端倪来:“啊,那穿对襟绸衣,戴兔头帽的少年,不就是这位貌若天仙的许黄玉吗?”他“唰”地起身,令船调向回追。

  清净伫立船尾,发现官船追来,急入舱,叫船工加快行驶,并与众人商讨对策。

  议完应对措施,清净放飞双鸽,黑花二鸽冲出峡江,沿草木葱茏的山腰,往西飞去。

  官船愈追愈近,已能听见小校叫停的声音。船上众志成城,准备决战。

  黄玉左右纤手握紧两卷绫纱,闪电般飘去,将欲往船上跃的小校脖子套住拖入江中,谢鹏毕竟是老手,躲闪得快,那要套他的绫套住了身边军士长戟,一下拽了过来,赵匡、宝山同时伸手抓住了戟。

  谢鹏下令:“快用箭射死这些逃犯!”

  “嗖嗖嗖!”箭如飞蝗,飞向船尾。清净双手各舞一根短棒,赵匡、宝山一个舞戟,一个舞棒,抵挡飞箭,箭如雨点般跌落江中。

  谢鹏恼羞成怒,猪嚎般叫喊:“用火箭攻,烧她船舱!”

  清净、黄玉皆大惊,火箭射入船舱,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刮来一阵西北风,灭了船上之火。既而,西北风变龙卷风,绕着官船兜头打旋,船颠簸摇晃,船头船尾的官兵卷入江里。

  谢鹏也仰面八叉坠江,他在江中挣扎着大叫:“有鬼,有鬼,怎么许黄玉的船不簸啊?!”

  船舱的军士皆纷纷跌倒,乱滚乱爬,皆大叫:“有鬼!”“神仙在助柠檬仙子啊!”“船快转头呀!”“我不能死,家有老父老母和妻小呀!”

  官船愈簸愈烈,在浪中飘荡,谢鹏好不容易抓住了船舷,眼睁睁望着黄玉的船越行越远。

  船至高山嘴,突见山腰一只银鹤展翅翔来,瞬间落于船头。众人定睛一看,乃是一道姑,她身穿灰色长道服,戴灰色罩顶帽,俨然观世音换装,慈眉善目,亭亭玉立。

  但见她,双掌合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各位施主,善哉,善哉,贫道冒昧参见柠檬仙子!”

  黄玉道:“请问道师,你是?”

  “我乃白帝道观乙妙,今受师妹乙真之托,特来相助。”

  “师姐,原来是你!”清净大喜,“曾多次听乙真师姐说,大师姐功夫了得,想必刚才那官船军士顷刻败于旋风,定是你的杰作了?”

  “正是。清晨,我在道观收到师妹信鸽传书,说祖师爷送梦,要我助柠檬仙子东渡。奇怪,昨夜,我也做了与师姐同样的梦。柠檬仙子何时东渡?祖师爷送梦,肯定为时不远,说不定就在今天。我登上山巅眺望,果然遇上了柠檬仙子!”

  “乙真乃我师傅,小女斗胆也称您师傅了!”黄玉一揖,“小徒参拜师傅!”

  “徒儿免礼!”

  “请问师傅,您击退官兵用的是什么法术?”

  “徒儿,此乃师傅所传呼风唤雨道法,个中奥妙不得泄露,恕师傅不与告之。”

  “谢师傅救难大恩!”黄玉鞠躬叩谢。

  “徒儿免礼!”乙妙搀住黄玉,“徒儿,道教乃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无情世界的感情,道与德乃道教信仰的根本,我之行为,正是践行道徒职责。善哉,师弟,徒儿,后会有期!”言罢,腾腾升空,顷刻立于山巅,转身即去。

  航行数日,到了长江中游,江面宽阔起来,江水不再象上游那么绿,水势滔滔,阳光与浑水相映,金光粼粼,刹是壮观。两岸青山奔跑向后,宛若金龙生翅,举双翅,迎船飞来,令人目不暇接。

  船至江夏,黄玉与清净商定,在城里小憩几日,一是为黄道、宝嵩治病,姐弟俩已咳嗽多日,不能再拖,二是稍事休整,为继续东渡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如补充一些食物和饮水等。

  黄玉要去拜访爹爹的好友司马运气。司马运气及妹妹司马运美,当年和爹爹是同窗,师傅就是其父司马允升。

  清净不敢懈怠,陪同前往,时刻不忘师姐交付的保黄玉的重托。

  师徒登上马车,径奔北街,来到八号门楼。司马运气从黄玉手中接过玉如意,这是当年许氏家族北迁时,他赠与好友开顶的,上刻:赠好友开顶。落款:司马运气。司马运气看过,急让客人进里间入坐。

  黄玉向司马伯父说明自己身份:“女扮男装实为出门方便,听说伯父开有客栈,我们出游,

  一行十八人,就住伯父店里。”黄玉立足未稳,害怕伯父一家惶恐,不敢吐露真情,只待时机成熟,再详告伯父。

  司马运气高兴:“与开顶兄一别三十余年,心里甚念,今日能见侄女,普州有名的柠檬仙子,幸甚,幸甚啊!”

  “伯父也知柠檬仙子?”清净岔问。

  “怎不知道,商道朋友津津乐道,江夏还有用仙子赐的药治愈红疮的呢!”

  黄玉一行十八人皆住进司马运气客栈。

司马运气请来江夏治咳嗽的名医,为黄道、宝嵩诊治。黄道由于流感未及时疗治,已高烧致肺炎,没月余不能治愈。为救弟弟,情不得已,只好安下心来,暂返东游。

  黄玉要求大家,早睡早起,早上在客栈内坝习武练功。家丁、船工白天气温高时去江里捕鱼,用以改善生活。许岚照料黄道和宝嵩。慕贞、申甫和两个家丁办厨。自己和宝山、赵匡作为机动,做好保卫。清净关注、收集信息,喂养信鸽,及时提供敌方行动情报。所有人员均要缄其口,保其秘,小心行事,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

  很快,一月过去。

  这日时近中午,黄玉与宝山、赵匡去南街取药回走,发现有人跟踪。黄玉示意宝山、赵匡跟上她走。黄玉领着走与客栈相反的小街,来到江边沙滩。顷刻,黑衣蒙面人从四面围了上来,圈子愈压愈小。

  “许黄玉,你逃不掉了,拿命来吧!”为首的高个撕下蒙面巾。

  “谢鹄,你终于露面了,你与你老子狼狈为奸,毒害我爹爹和大伯,你今日自寻死路,看打!”黄玉怒发冲冠,掌势如风,直取谢鹄。

  宝山、赵匡施展太极拳脚功夫,连连击倒数名蒙面人。

  黄玉将谢鹄逼向江边,掷出白绫要套,谢鹄急退躲避,脚下一绊,仰到江中。两名同伙跳江去救,其他的皆不要命地跑开去。

  “撤!”黄玉一招手,三人急奔来路返回。

  突然,又一群黑衣人堵住去路,围了上来。

  谢鹄被爪牙从江中救上岸,不敢靠拢柠檬仙子,那些逃命跑开的杀手,一个个向谢鹄靠拢。他们虽隔得远远的,都拨着侍机而动的算盘。

  黄玉三人,敌众我寡,一场恶战就要开始。

  此时,谢鹉、谢鸿皆撕掉蒙面纱巾,露出狰狞面目吼道:“柠檬仙子,今天我们弟兄让你死个明白!”言罢,弟兄二人舞着剑扑向黄玉。

  宝山、赵匡拼命抵挡众杀手,不让他们接近黄玉。

  说时迟那时快,黄玉一个旱地拔葱,两剑刺空,黄玉的白绫立马即到,套住了谢鹉的脖子,谢鸿躲闪得快,险些被套。“孔”地一声,谢鹉倒地,“哎哟!”怪叫。又一声“咚”,“哗!”谢鹉被白绫抛到了江中。

  就在此时,谢鸿的剑刺向仙子的背心,突然从麦地里射来一块石头,击中谢鸿的手腕,剑“当”地落在地上,岂料赵匡的黑纱骤然而来,套住了谢鸿脖子,瞬间被拉下了江。

  那谢鹄回过气来,持剑冲向仙子,仙子一个旱地拔葱,躲过刺来的剑。

  谢鹄吼道:“兄弟们,快上啊,杀死这柠檬仙子,赏铜币两千贯啊!”

  杀手们蜂拥而上。

  麦地里接二连三的石块飞来,有的击中持剑的手,有的击中奔跑的腿,有的击中眼,有的击中脸、额,一个个“哇哇哇”哭叫。

  谢鹄还没搞清怎么回事,持剑的手肘挨了一石快,剑坠地,还没来得及叫妈,脖子被白绫套住,勒得两眼翻白,尿了裤裆,“哗”地抛入中江,落了底。

  爬上岸的谢鹉和谢鸿急令杀手们下江救谢鹄。

  “撤!”黄玉一招手,三人急奔来路而去。他们身后无声无息走着清净。

  “师傅,谢谢你及时赶到。”黄玉扭头道。

  “我早就随你们来了,我不现身是为静观其变,适时出手。”

  黄玉激动地道:“师傅出手恰到好处,你要置我于死地,我必置死地而后生,让敌心服口服,无话可说。徒儿真是佩服之至!”

  宝山、赵匡亦道:“师傅出手即胜,真是我们的保护神啊!”

  “徒儿们把我夸得不好意思啦!”清净朗朗而笑。

午饭后,司马运气来见黄玉,满腹疑虑地问:“仙子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是否与人结怨?”“伯父发现了什么不测情况?”

  “伯父常见仙子忧郁不乐,想必有什么隐衷,想问又不好启口。近日见客栈有人探头探脑,更生疑窦,特来问询。”

  黄玉道:“侄女本想来时就将事情告之,但又怕惊吓了伯父及家人,现正准备告诉伯父,伯父却来问了。”

  接着,黄玉叙述了爹爹被害、杀死元凶谢继祖、被迫东游等事由。司马运气愤然而慨叹。

  又过数日,黄道病已痊愈,黄玉向伯父辞行。司马运气妹妹司马运美的小儿子姜好丸,父亲当年的好友滕君阁的孙子滕果果,在这近五十来天中,与宝山、赵匡交往,结成了好友。他俩缠着黄玉讲柠檬仙子的故事,还要她教太极拳术、掷绫套贼功夫,黄玉皆一一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好丸、果果听说仙子姐姐要东游,双双提上行李要随之同游。黄玉拒之不了,遂问其爹娘,皆说让他们出去游游,增长些见识,无奈,只有答应。

  一行二十人,起航出发。终于摆脱了杀手们的追杀。参与谋害爹爹和大伯的谢鹄,他的兄长们在江边忙乎到第二天傍晚才把他从江底捞起, 已经是尸首了。

  黄玉舒了口气,喃喃道:爹爹,您瞑目吧,您的另一个仇人谢鹄被我用白纱勒住,抛入江中淹死啦!

  通过休整,大家都比原来精神,消去了数月的压抑,船舱里谈笑风生,许岚和宝嵩唱起了山歌。

  大船乘风破浪,不分白天黑夜地航行,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黄玉他们没有去记。

  大船进入扬子江,很快就要驶入汪洋大海。犍为人很少能看到大海。数月前,大家都沉浸于逃亡和亲人遭遇不幸的悲哀中。当船驶入长江时,谁也没心思去观赏它,谈论它。

  大海,今日就要见到书里和人们谈论的大海,大家一下兴趣盎然,热盼着大海的出现。

  大船驶入辽阔无垠的海中。大海,碧波荡漾,浪涛冲撞,气势恢弘,惊心动魄,真如书上所说,名不虚传。

然而,大海有它的辉煌,也有它的不尽人意和罪过。

  呼啸的海浪铺天盖地而来,巨浪掀天,大船被浪濂包裹,颠簸不停,吓得小黄道和宝嵩哭喊害怕。没见过大海的家丁和船工被吓呆了,心里喃喃:此命休矣!

  海浪高潮又起,一个巨浪冲进船舱,随之,船剧烈颠簸,大有翻船之危险。

  六位船工皆以楫桨撑固,无济于事,大船在海中打旋。

  “哗啦!”红帆吹落,顷刻漂走,无影无踪。船失去操控,任意飘荡。

  船上之人皆惊恐万状。惟黄玉与师傅,临危不惧,处之泰然。

  “柠檬仙子,快救救我们吧!”“柠檬仙子,一旦船翻,我们就要葬身鱼腹,我们死不要紧,可家中老小怎么办呀!”船工和家丁皆哀求。

  一名家丁禁不住巨浪折腾,抱头冲向船头跳海,柠檬仙子一个箭步,飞绫将其腰身套住,拽了回来。

  黄玉为使众人镇静,大声喊道:“各位休要惊慌,蜷身蹲于舱中,船工亦蹲下,以舟楫撑两面,任何人不得惊叫乱蹿,否则将危及自身,这风浪很快会平息的!”

  “对,公主说的极是!”清净沉稳地道,“柠檬仙子乃王莽冰香公主英魂转世,吉人天相,大福大贵,定会绝处逢生!”清净听了黄玉一番话,急中生智,将冰香公主的传说转移于柠檬仙子之身。

  经柠檬仙子和清净道长一说,船舱骤然安静下来,皆按仙子要求而作。尽管狂风大浪不停,大船颠簸如前,仍平静无恙。就这样,不知漂泊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大船漂到了东北海面,狂风巨浪不但不减,反而加剧,不祥之感袭上人们心头,人们脸上布满悲哀、绝望神情。

  黄玉不禁也心里叹息:难道真是老天不睁眼,要亡我等?她转向南方,喃喃祈祷:“太师爷啊,徒孙已陷绝境,狂风巨浪不退,船上淡水、食物皆无,您快快帮帮徒孙吧!”

  瞬息,一个苍老而洪钟般的声音传入耳鼓:“徒儿,尔等该当有此劫难啊,镇定,镇定,苦难即过,尔等逢凶化吉,前程无限光明!”

  继而,大船上空祥光一片,太上老君、乙真道姑驾祥云立上空。

  老君默默叨念后道:“乙真徒孙,快施法吧。”

  乙真连续扔下三粒石子,石子愈降愈大,接触水面的瞬间,犹如立天支柱,分别从大船左右、尾上入海,镇住了颠簸之船。

  “乙真徒孙,快告诉黄玉真实的身份吧。”老君捻着银须道。

  “徒儿黄玉诚听,你乃王莽冰香公主英灵再世,以后任何之地皆以公主身份出现。”乙真微撩拂尘,声脆如铃道,“船上之众诚听,尔等今后皆称柠檬仙子为公主,不得违背,他日,众方能随公主大福大贵,前程似锦,光辉灿烂!徒儿及尔等,切记,切记!”

  黄玉拜谢道:“师傅诫言徒儿不忘,谢谢恩师,谢谢太师爷!”

  众皆向天叩拜:“我们不忘天神、道仙告诫,一定跟随公主左右,听从公主召唤!”

  乙真遂问:“公主还有何事?”

  “师傅、太师爷,恳请赐予食物和淡水。”黄玉回道。

  只见老君口中念念有词,一袋袋食饼、瓜果飘到乙真手里,乙真抛下,落于船头船尾。

  转眼间,乙真叫道:“公主,快叫人抬缸到船头船尾。”

  老君拧开葫芦盖,乙真接葫芦,

老君拧开葫芦盖,乙真接葫芦,对着缸,一股玉泉直泄瓦缸,顷刻,盛满船上五口大缸。

  众皆欢呼,叩拜致谢。

  “清净师弟,师傅让我转告于你,护送公主抵达目的地,即刻回返青城山。”

  “是,师姐!”清净躬身一叩。

  乙真纤手一扬,一张红帆飘挂桅杆。众仰望,无不称奇。

  “公主保重,贫道去也!”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不见了乙真,不见了太上老君。

  神柱阻住向大船簇拥的巨浪,船继续向东北海面行驶,大船行驶,神柱亦随,船舱竟无半点颠簸。平静下来,多日的疲乏,袭扰众人,眼皮打架,皆纷纷睡去。

  黄玉吩咐六位船工和三位家丁,轮换摇浆驶舵,昼夜航行,驶向东北。

  倦意袭来,黄玉倚仓壁睡去……

  金碧辉煌的圣殿,她穿着新娘盛装,与金公子携手走上圣台,情意脉脉,微笑相拜……

  她和他骑着白马,沿着海岸沙滩奔驰,她身子一斜,要坠下马去,他腾空而跃,搂住她的腰身,二人同乘一马,相偎缓行……

  她和他在江州、锦城贸易丝茶、柠檬……

  她和他回到了许家坝,娘和祖母乐得合不拢口……

  她和他在神井、双鱼石前,她给他讲述着……

  她和他肃立崖墓前,面对爹爹灵位磕拜……

  她和他肃立老君庙,向端坐崖壁的太师爷虔诚祷告……

  黄玉酣睡两天,做梦不断,梦中呓语,让船夫、家丁感动啼零。

  黄玉醒来,见众人还在酣睡,不忍心叫醒他们。她走到船头,一望无涯的蓝色大海,早已风平浪静。细瞅船周围神柱,不知何时没了,不知去了何处。

  大船被“唿唿”而吹的南风推着,速度快得惊人。

  黄玉举目向东方天际望去,海平面上,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冉冉上升。雾气好似要着意打扮太阳小姐,给她穿上一层薄纱,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时近中午,雾气散尽,海空朗朗,霞光映照,碧波流金,壮观无比。

  黄玉向东北海面望去,一片绿洲入眼。她高兴得手舞足蹈,蹦入船舱:“大家快起来看呀,岛国就要到啦,岛国就要到啦!”

  众皆争相簇拥船头眺望:绿岛游弋海中,炊烟袅袅,三面舟船,来来往往,真乃水上丽城,美伦美奂!

  众人在船舱欢呼雀跃,喜悦的泪水盈眶。

  黄玉伫立船头。船前“潺潺”的激水声,舟楫“哗哗”的划水声,交织成动人的音乐,与她此时激动的心律竟是那么合拍,那么和谐,那么使她振奋!

  她仿佛看见了奔向岸边迎接他的无比英俊的金公子……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明星助阵 第十届安岳柠檬节启幕
赏柠檬花海 品特色美食 安岳柠檬…
五一好去处!第十届安岳柠檬节今日…
陈莉萍率队进村入户大走访
助力第十届安岳柠檬节 安岳加开两…
安岳第十届柠檬节开幕 明星大腕助…
安岳县岳阳镇开展“改进作风、服务…
安岳国地税携手开展“税法进校园”…
  热点新闻
 
安岳县国税局干部喜获主题教育活动…
安岳县召开成安渝高速公路(安岳段…
成安渝高速安岳李家段发现大型古墓…
安岳县召开内资遂高速公路收费站风…
安岳县关刀桥水库开工动员誓师大会…
安岳县广泛征求广大干部群众对县委…
许志勋在调研城建重点项目时强调:…
安岳县第一期少年儿童曲剧传习班正…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网站统计
主办:中共安岳县委办公室   承办:四川党政网安岳管理中心
电子邮箱:anyueadmin@163.com 蜀ICP备05031270 联系电话:028-24533094
你是第 11353536 次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