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连载(19)
第十九章 四面追杀
发布时间:2010-09-13 18:06 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10503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双鱼轿在神井台停下。黄玉走出轿,打开神井盖,孝芬取出泉水,黄玉喝了一盅,又让取出一盅,吩咐孝芬喝。

  “小姐,下人不敢,下人从未破例,不要污损了神井!”孝芬惶恐。

  “本小姐叫你喝,你怕什么,没事的,解渴嘛。”

  孝芬喝毕,又取出两盅,让轿夫喝。

  下人们喝了,顿感浑身舒爽,皆觉神奇。

  黄玉让轿夫歇息一会,自己与孝芬去柠檬园看看。

  柠檬长得葱茏一片,枝桠挂满青果,沉甸甸下坠。真是让人喜爱。为使柠檬收成好,必须掌握施肥、治虫、修枝剪叶等管理的技术,黄玉曾骑上小白马去青城山向乙真道姑取经,师傅对徒儿可谓是好得如同亲娘,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她回来教会了许定、何方两人。

  自从爹爹和伯父中毒不起,丝茶生意也大不如前。她想一定要把柠檬经营好,弥补丝茶的损亏,支撑偌大的庄园开支。管家在锦城联系到几家药店和数家饮料坊,他们都要晒干、烤干的柠檬片,用以制作药品和饮料。她和管家在爹爹病卧的日子里,已在庄园组建了加工作坊,第一批干片已售往锦城。她已运筹规划,要拓宽柠檬植种面积,把自己庄园的茶地、桑地去劣留优,用以扩充种植柠檬,并逐步根据市场营销状况,发展一些柠檬种植户,把它做大做强。

  黄玉沿柠檬小蹊徐徐走出园门,转身伫立,依依不舍地再次浏览园里柠檬,心里有一种无可名状的情感。

  黄玉走入碾坊。在她眼里,仿佛碾坊的景况亦大不如前,原来许三吆喝着黄牛碾米,显得轻松,富有生气,现在木甘吆喝着黄牛,显得抑郁,死气沉沉。原来,许家卖米量极小,现在量增大了四至五倍,家境愈来愈衰落啊。

  她凭窗俯望双鱼石,仿佛看见了祖父和爹爹伫立石旁,给自己述说着根的由来,他们的嘱咐犹在耳畔。

  黄玉不愿乘轿,在孝芬的伴陪下,徒步沿石梯往山腰去,来到崖墓前。

  黄玉跪在爹爹的墓前,喃喃道:“爹爹,小女子已勒死了毒害您的元凶谢继祖,为您报了不共戴天之仇,您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孝芬替小姐点燃了香烛和纸钱,钱灰随着拂入的春风飞舞,石门上的大鲟和双鱼纹,随着摇曳的火光欢跃……

  来到老君庙,黄玉极其虔诚地磕拜太师爷,感谢在自己落入虎口,面临危险时,太师爷给师傅乙真送信,派师傅清净帮助自己挫败谢公寨,杀死血债累累的大恶人谢继祖,替爹爹和大伯报了仇,雪了恨。黄玉抬起头来,仰视高坐半崖壁的太上老君,仿佛间,他那布满白须的口翕动着,要和她说话,倏而,他脸色严峻,似乎要告诉她什么,却又没听见声音……

  这时,管家许安匆匆进殿,禀告赵匡有大事,要小姐马上回庄园。

  赵匡迎着表妹,急急入大堂。

  “表妹,我已给外祖母、舅娘说好了,赶快随我走吧,谢鹏派出杀手来了!”

  “你怎么知道?他谢鹏吃皇粮,难道就不遵王法?”

  “唉,我爹在商道的朋友获得确切消息,谢鹏密示老四谢鹉,和在江州的老五谢鸿、老六谢鹄,网络江湖杀手,已动身,很快就要杀来许家庄园,我爹要我帮助你躲避,若没有可靠之处,最好去高升,有我家和几个亲戚帮着周旋,定能躲过追杀。”

  “我怕什么,来了就跟他们拼!”

  “不行,谢鹏狠心要杀你为他爹报仇,目标只你一个!”赵匡见不能说服表妹,心里着急。

  “躲?躲得了几时?总不能躲一世吧。”黄玉想,自己决不能做不肖之子孙,灾难来了只顾自己,自己应勇敢面对,保护庄园,保护娘、婆婆和弟弟,为亲人们解难。

  张双琪搀着何碧珠走进大堂。黄玉急忙上前扶祖母。痛失爱子后,祖母头发白了,一下苍老了许多。娘亦显得憔悴起来,失去了一贯的甜甜的笑颜。

  “孙女,快随你表兄走吧,祖母不能让你有不测啊!”祖母忍不住老泪纵横,“我许家几世方修得你这样一个乖巧能干的孙女,祖母不能让你有闪失,祖母不能愧对列祖列宗!”

  “玉儿,你走吧,你平安,才能慰藉你爹在天之灵啊!”娘搂住女儿,泪流满腮。

  “娘、祖母,我不能不孝敬您们啊!”黄玉眼泪簌簌而落,“世人指责我不肖,我还有脸活在世上吗?”

  见不能说服黄玉,祖母、娘、表兄皆心急如焚。

  正僵持间,许安引着一个戴竹叶斗笠、背小鸽笼的大汉奔来大堂。

“太夫人,清净道长特来相见!”许安立门外报道。

  “道长,请进大堂就坐!”何碧珠起身迎客。

  “师傅!”黄玉惊喜。

  “道长,请喝茶。”张双琪捧上孝芬献上的茶杯。

  “谢谢夫人。”清净道长放下斗笠,接过茶杯,喝着茶,正要说话,被黄玉岔开了。

  “师傅!”黄玉眼泪眶里打转,把刚才表兄、娘和祖母要她逃走的情由,一一禀告师傅,“师傅,黄玉岂能不肖,不管娘和祖母,逃之夭夭啊!”

  “黄玉啊,师傅赶来,正为此事!”清净道长肃严地道,“师傅原本昨日就该来的,因都江堰一场法事未完,山上山下的,作为主持,不能走啊。黄玉啊,你必须躲避。遇刚则柔,遇凶则避,清静无为,乃道家准则,亦是你许氏先祖及你爹爹一贯所为。你是道徒,应遵则规,你是孝子,应遵祖训,否则,就什么都不是了!”

  “对!”娘接过话来,“玉儿,保住你自己的性命,就是对祖宗的孝敬啊!”

  “孙女,师傅和你娘都说得对,你不要惦念你娘、小弟和婆婆,他们不会把老娘们怎样的,你放心走吧。”

  “谢鹏的目标是你许黄玉,你走后,庄园免遭涂炭,可保安宁。”师傅起身,“徒儿,事不宜迟,快随我动身!”

  瞬间,黄玉眼泪再次簌簌滚流,她叫声婆婆,又叫声娘,一一躬身行礼。

  娘和祖母拉着赵匡的手,嘱咐好好照看表妹。

  “舅娘、外婆,您们放心,有我赵匡在,表妹就会安然无恙的!”赵匡从舅娘手中接过包裹,站在一旁,等待黄玉上路。

  娘给女儿揩眼泪,可黄玉眼泪仍禁不住地流。

  黄玉迈过大堂门槛,对着门楣神楼上的双鱼纹,连作三揖,连叩三首,注目凝视许久,方对旁边的管家道:“许安,小姑拜托你和许定,料理好庄园大小事务,保护好我娘、婆婆和弟弟,有朝一日,小姑定会感谢你们!”

  孝芬拉着黄道来见姐姐。“弟弟,要听娘和婆婆的话啊,好好念书,快快长大,做一个有出息的人!”黄玉说着走到孝芬身边,取下手上玉镯,给孝芬戴在手腕:“孝芬,从此我叫你姐,姐,拜托你照顾好我娘和祖母,我不在,你就是娘的女儿,婆婆的孙女!”

  “小姐!”孝芬感动万分。

  娘过来拉住孝芬的手:“孝芬,你就遂了黄玉的心愿吧。”

  “妹妹!”二人拥抱一起。

  黄玉挥泪告别。

  “姐,你要去那呀?”黄道追上姐问。

  “姐出远门办事,很快就会回来的,听话,我的好弟弟!”黄玉跨上小白马,“娘,婆婆,别牵挂,我会回来的!”

  亲人、下人们涌出庄园,目送三马渐渐消失于官道远处。

  临近高升,黄玉道:“表哥,我不能连累你家亲人,我们去姚市与程师傅商量一下,看他有什么更好的去处。”

  “徒儿,随师傅上青城山吧!”

  “不,徒儿不在道观,已是不尊,现灾难在身,不能只顾自己而扰乱神圣道境,谢鹏不会放过我。”黄玉对自己的处境十分清楚。

  “道家敬道崇德,你是百姓敬戴柠檬仙子,岂有不保之理,更何况你是惩恶,为民除害的徒儿,我会恳求师傅收留你的。”师傅诚心劝道。

  “不,我在山上,必引来杀戮,血腥玷污仙山圣地,那将是我的罪过!”黄玉态度坚决,“师傅勿须再劝。”

  很快来到姚市。黄玉见到启蒙师傅程天衍,向他述说了庄园之不幸,以及现在自身的危险处境。程天衍听得怒发冲冠,骂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先贤此言不差。谢继祖作恶,谢鹏亦学着作恶!”

  “不,”黄玉道,“师傅,谢继祖儿子中亦有像谢尧禹等善良之辈呢。”

  “对,难怪古人说,一娘生九子,有的不像爹,有的不像娘!”

  “师傅,你见多识广,我想听听你的高见,我往何方逃避为好?”

  程天衍沉思一会,方道:“徒儿,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管,你们几个尽管睡觉,待吃了晚饭我一定送你们安全出走。”

  待赵匡和清净去宿舍后,师傅悄悄向黄玉说出了一个去处,要她现目前不要向任何人说。听了师傅说的去处,黄玉既惊喜又心绪难宁。

  师娘领黄玉到宿舍。她躺在榻上,怎么也没有睡意。她想到自己将去那与亲人远隔千山万水的地方,人地两疏,何年何月才能见到自己的亲人啊?不觉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长长地叹息一声,倦意袭来,毕竟疲乏,她还是渐渐地进入梦乡……

  她徜徉在沙滩。辽阔的大海,碧浪滔滔,涛声激荡。滩边,两位渔夫拉起一铺大网,不见一条鱼儿跳跃。突然,一金匣从天空掉进海中。渔夫将金匣打捞上岸,里面有个金蛋,金光闪烁,渔夫惊诧,砸开一个,露蹦出一男婴,迎风而长,顷刻成为风度翩翩的英俊少年,既而长成王子风范的青年。她惊异地叫道:“金哥,金哥!”青年走到她身边,彬彬有礼道:“小妹,你愿做我的新娘吗?”她红透了脸蛋,羞答答细声回道:“愿,愿……金哥,小妹寻得你好苦啊……”

  “小姐,快起,吃晚饭了。”师娘贴近她耳呼唤,“你师兄申甫来了。”

  黄玉猛然醒来,随师娘走入饭堂。

  “黄玉!”已入席的申甫站起,“快,只等你入席了!”

  “表兄、表姐,你们怎么来了?”黄玉入席问。

申甫告诉黄玉,他听到杀手将至,表妹危险的消息,便赶往外祖母家,却听说表妹随师傅去了,于是就和来庄园与表妹玩的慕贞到姚市师傅处看看,凑巧,表妹、师傅等全在这儿。

  饭罢,清净走到附近河边,从小笼子捉出他心爱的灰鸽和花白鸽,让它们喝足河水,尔后,向青城山方向放飞了灰鸽。

  天黑,师徒四人坐上程天衍为他们准备的大木船,黄玉与师傅师娘洒泪告别,心里充满无限的感激。程天衍在所教弟子中精选了四位身强体壮的舵工驶船,船速比以往要快得多。

  船过崇龛,天刚蒙蒙亮,黄玉睡意全无。她独立船头,思绪到了遥远的地方。为什么总在梦中与金公子相会,难道这是缘分和天意?

  她本想下次在商道相会,向他表明,请他做上门婿,与他携手,重振许氏家族雄风。从遥远的东北方向的小岛来泱泱大国之南方,这对一个孤岛人来说,是颇具吸引力的,更何况他对她真情一片。但天有不测风云,而今四面杀气腾腾,她的愿望落空,心中不免怅然若失。

  程师傅心细,他早已通过宝山、表兄们的谈论,分析出她与金公子的恋情程度。当师傅提示她往东北岛国一避时,她只有承认自己和金公子已私定终身,并说如果不能重返家园,请师傅告知祖母和娘亲。

  但到底归宿何在,她心里极其矛盾,她决定等到了江州伯父家再说。

  “噗噗噗!”清净师傅放飞了花白鸽。

  天已大亮,很快就要到达柏梓江域。忽然两只信鸽落于船头,清净从昨夜飞走的灰鸽脚上取下信条,拆看,是师姐乙真字迹,上书:请在柏梓稍候,许定急送黄道来。

  清净让黄玉看了字条,黄玉顿时眉头紧锁,她已感到事态的严峻,谢公寨是不会放过她和弟弟的。她进而想,杀手们扑了空,定会奔往江州,向宝山哥他们下手,心里万分着急,但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要船工们放慢船速,沿岸边缓行,迎候许定的到来。只要弟弟一上船,他们就疾速往江州开发。

  黄玉站立船尾,忽听远处传来呼喊声,黄玉举目望去,一个蒙面人背着什么在前面飞奔,后面两个人猛追。

  黄玉立唤船工停船靠岸,急上岸,见是许定背着黄道来了,便叫着:“快上船!”许定飞跃上船,两个杀手停了脚步。

  “小姐,快上船!”清净叫道。

  “师傅,让我收拾这两个坏蛋!”黄玉几个鹞子翻身,掷出白绫,套住前面那矮瘦杀手的脖子,一拉便下了江,另一个稍高挺肥胖的杀手,见势不妙,脚板上抹油——要溜,黄玉又几个鹞子翻身,手中白绫套住了胖子的脖子,与瘦子一样,胖子也顷刻下了江。

  黄玉白鹤亮翅落在船尾。船开动了,赵匡、申甫看着两个杀手在江里时沉时浮的狼狈像,不禁好笑,都夸表妹好功夫。

  黄玉却谦虚道:“我只不过以逸待劳罢了,要是那两个杀手不是追赶累了,收拾起来可没那么轻松。”

  许定躺在仓里,累喘渐渐消失。他庆幸这两个杀手无腾越飞奔的轻功,故怎么也赶不上他。如果不是这样,他和小少爷是在劫难逃的。

昨天傍晚,太祖母接到信鸽带来的消息,乙真道姑告诉,杀手抓不到柠檬仙子,就要向其弟下手,火速连夜送黄道去柏梓上船。乙真道姑曾帮助黄玉救治了乡亲们的病,太祖母对她十分信任,立即准备照她的吩咐办。于是许定星夜动身,和许安轮番把黄道背送到永安附近的高山上,天亮了,许安即返回。

  许定拉着黄道下山,远远望见一只船往江边靠,他知道这就是小姐的船,便背起小少爷往山下跑。谁知此时,四面“唬唬唬”围上来一圈蒙面杀手,圈子越缩越小,许定往崖边靠,他已做出牺牲自己为救出小少爷而跳崖的准备。在这万分紧急之时,一个奇特的现象出现了:一圈白雾绕着蒙面杀手头部来回旋走,杀手们瞬间倒地,像死猪一样不动了。

  骤然,许定耳边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施主,别怕,这些死猪至少要一个时辰方醒,你快带着少爷去上船啊。”许定四处张望,不见说话人,遂一揖躬身道:“大侠,我代少爷谢谢您了!”

  许定背起少爷奔跑。刚下山,院子竹林里蹦出两个蒙面杀手,大叫道:“留下许黄道,饶你一条狗命!”

  “做你娘的美梦去吧!”许定骂一声,背起黄道腾越猛跑,黄道竟在他背上睡着了。

  两个杀手在后面追呀追,就是追不上。

  大家听了许定的述说,振奋了精神,赵匡、申甫缠着许定,还要他讲一遍无影大侠救少爷的奇特场景。大家猜想,这无影大侠一定是老君道仙。

  清净却无动于衷地立于船头,好象没听见许定说的话一样。他让灰鸽喝足了水放飞,灰鸽仍往来时方向飞去了。

  黄道还在酣睡中。黄玉将自己的绸褂盖在弟弟身上。

  船急速顺江而下。

  船头水花急涌,奏响着动听的音乐,却无法驱走人们担心和焦虑的情绪。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安岳集中整治夜市摊点
刘怀笔率队调研督导驯龙镇应急饮用…
安岳县脱贫攻坚检查组到毛家镇检查…
安岳县卫计局到通贤片区督导医疗机…
资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到安岳督查道…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雷明到安岳县调…
安岳县国土资源局召开深化“亮剑行…
安岳县建华乡四举措狠抓征兵工作
  热点新闻
 
安岳县国税局干部喜获主题教育活动…
安岳县召开成安渝高速公路(安岳段…
成安渝高速安岳李家段发现大型古墓…
安岳县召开内资遂高速公路收费站风…
安岳县关刀桥水库开工动员誓师大会…
安岳县广泛征求广大干部群众对县委…
许志勋在调研城建重点项目时强调:…
安岳县第一期少年儿童曲剧传习班正…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网站统计
主办:中共安岳县委办公室   承办:四川党政网安岳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28-24533094 电子邮箱:anyueadmin@163.com  你是第 11993033 次访问网站!
蜀ICP备05031270 川公网安备 512021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