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连载(17)
第十七章 智审瘦鹤
发布时间:2010-09-09 18:05 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12219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管家谢富一路往东老君岩,谢鹦一路往西寨。谢鹤一路往北寨,此路作为重点,许黄玉只要一上乌山,即可顺崖逃走,这已引起谢继祖注意,故派心狠手毒的老二把关。南寨与许家庄园相对,谢继祖估计黄玉不会走此路,故未派家丁追查。

  管家带领家丁,涌上小丘,远远看见山洼里柠檬仙子的身影,便大声喊道:“二少爷,柠檬仙子往老君崖逃啦!”

  北面,谢鹤骑黑马,带家丁正要下石梯,听见管家的话,遂转头往东追。仙子在前面奔,两路人马在后面追。谢鹤的黑马跑到仙子的前面,堵住了去路。

  突然,仙子纵身跃下高坎,往麦地里跑,谢鹤也跃下坎追。

  追至老君崖,没了去路,仙子犹豫间,谢鹤几个鹞子翻身立定,挡在崖边“嘿嘿”干笑:“柠檬仙子,可别想不开呀,多鲜美的一朵花呀,我那三弟你不满意,还有我呀,做我三房夫人吧,我……”

  “住口,辱没你十八代祖宗,瘦鬼,你看看老娘是谁!”仙子撸下头上丝巾。

  “啊?怎么,怎么是您?”瘦鹤子一下焉了劲,下跪于地,“六娘,我不知是您呀,您可别怪我,要怪就怪那柠檬仙子,她,她太狡猾啦!”

  “狡猾?没你和你老子狡猾!”公孙美月左手叉腰,右手指着瘦鹤子,“你们父子作恶多端,绝无好下场!”

  此时,管家带着家丁围了上来。

  “怎么是公孙夫人?”谢富诧异。

  “我们上了她的当!”瘦鹤子吼道,“管家,快往北寨追!”

哈哈哈哈!”公孙美月笑道,“晚了,你们抓不住柠檬仙子啦!”

  “管家转来!”瘦鹤子叫道,“你带六娘回去见我爹,我领他们去北寨!”

  黄玉随哥往北疾行,遥见谢鹤骑着黑马堵住路口,就进入树林观看。一会不见了黑马和家丁。二人又往路口靠近。

  祠堂,谢继祖正拿着长烟竿吸旱烟,谢蚝来报:“老爷,二少爷往东追去了!”

  “什么?这混蛋!快,快随我往乌山!”谢继祖拿上长烟竿,疾步如飞,奔下长石梯,猴子上树般地登上乌山石梯,谢蚝随后,钻入树林。

  这谢继祖怎就知道柠檬仙子要从这儿下山?原来黄玉和宝山、赵匡多次攀崖上山,留下了痕迹。谢继祖来林中溜达,发现端倪,引起了警觉。

  黄玉随哥来到梯口:“哥,快回去,我上了乌山就没事了。”

  “不,妹妹,哥要送你下了山才放心。”

  “要是被他们发现,你和娘怎……”

  “不会的!”尧禹从包里摸出黑纱,蒙住了额脸,唯露两眼,“这样,他们还认得我吗?”二人数个鹞子翻身下了梯,又来个猴子爬山上了梯。遂随林中小路往崖边疾行。

  突然,树上跳下一个白发人,背向他们恶狠狠地道:“许黄玉,你跑不掉了,随我回庄园,乖乖做我儿媳,也许老爷还可放你一马!”

  “老鬼,做梦,你恶贯满盈,谁愿做你的儿媳!”

  “哼,乳臭未干的绒毛小鸭,竟敢这般与老夫说话,小心你的小命!”话到招到,那长长的烟竿直指黄玉胸前,黄玉一个白鹤展翅,腾上半空,谢继祖击空,遂“唿唿”上腾追逐,黄玉从这棵树腾向那棵树,从那棵树腾向这棵树,弄得谢继祖发晕。谢继祖恼羞成怒,从腰间拔除镖来。

  “妹妹注意!”躲在树后的尧禹腾空飞出黑纱带,带子缠住了飞镖,尧禹手一收脚落地,镖“当”地一声落地。尧禹再向上腾起的一刹那,,身后一支镖飞向他,击中了他的右小腿。尧禹“哎哟”一声,跌落在地。

  “哥!”黄玉呼喊着扑落于尧禹身旁。

  谢继祖从树上落下,伸出烟竿指向黄玉背心,谢蚝从后面猛扑过来,黄玉和尧禹危在旦夕。瞬间,林中飞出一块石子,击向谢继祖持烟竿的右手,谢继祖骤不及防,被击中指头, 差点掉了烟竿。林中闪出一人,扑挡谢蚝。

  谢继祖见事不妙,叫声:“撤!”与谢蚝蹿入树林。

  黄玉定睛一看,惊喜地叫道:“表兄!”

  “表妹!”赵匡高兴地说,“许定和师傅也来了!”

  清净从林中走出,双掌合于胸前:“施主,恕贫道来晚矣!”

  “师傅,您来得正是时候,您那一粒石子可救了我一命啊!师傅,带药了吗?请您快给尧禹哥拔镖敷药。”

  “带了。我知道这一行有凶险,就带了跌打生伤药。”清净蹲下给尧禹拔镖。

  “许定,快去山嘴观察动静!”

  “是,小姐!”许定风一样走了。

  黄玉趁师傅给尧禹疗伤之时,向表兄询问师傅怎么来了。赵匡叙述了情况。

  原来,赵匡被管家背回庄园,太夫人急叫厨子熬一碗参汤灌下,赵匡马上醒来,爬起就跑,大叫:“快救表妹去!”

  许安抱住他:“你这样能救小姐吗?你被害,还会延误救小姐的大事!”

  “管家,那你说怎么办?”

  “快去青城山!”管家一语点醒梦中人。

  赵匡知道,只有师傅才能救出表妹。遂骑上青鬃马疾奔。真是巧了,来到姚市街口,竟遇上骑马急来许家庄园的师傅。于是,二人飞马回赶,赵匡边跑马边向师傅道明黄玉被抢,以及他爹是被谢继祖所害的大略情况。师傅听得义愤填膺,瘦瘦的黑马跑得更快了,一到庄园,吩咐许安召集家丁准备接应,便带上许定奔乌山而来。

  黄玉还想问师傅,许定疾奔来报,谢鹤往山上来了。

  黄玉突然正色道:“请师傅压阵,各位协助,为了不连累大家,你们都带上面纱,黄玉今日要手刃杀害我爹爹的仇人!”

  黄玉、赵匡在前,许定戴面具背尧禹走中,清净戴竹叶斗笠断后。如出林猛虎,就要杀下山去。 

“柠檬仙子,哪里走,拿命来!”山林边,谢鹤突然舞钢叉冲出,刺向黄玉。

  原来,谢鹤骑马匆匆往乌山赶,正要下石梯,忽见谢蚝搀着直哼哼的谢继祖上石梯来,便勒住马问明情由,遂转身冲回庄内,取了钢叉,等不及徒步赶来的家丁,即冲上山来,突听林中有人走来,遂隐入侧道,侍机突袭。

  说时迟那时快,黄玉身子往树后一闪,手上白纱飞出,缠住钢叉一拉,叉在树干上,谢鹤差点滚下了马,他还未坐稳,赵匡的黑纱就套住了他的脖子,一下被拉下马来,瞬即被跃上前来的清净点了四肢穴。

  黄玉从树上取下钢叉,对着谢鹤的胸膛:“瘦鬼,你要命的话,就老老实实把你与老鬼毒害我爹爹和纵火抢丝茶的罪恶交代出来!”

  “我……”

  “快说!”黄玉的钢叉就要刺下。

  “我说,我说,柠檬仙子别杀我!”谢鹤说出了两个迷案的真相。

  谢继祖为了与许氏家族争夺东路沿江的丝茶生意,使尽了各种阴险恶毒手段。他正在江州老六那儿,老三来报告,蚕农将蚕茧卖给许开顶,谢家收购十分不景气。

  他一拍桌子:“他许开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夺走我的丝茶,有他好看的!”他让老三带了一封信给老二,要他先教训教训茶农。

  谢鹤心领神会,遂向桑叶撒毒,并放出风去,谁不卖蚕茧给谢公寨,谁就要遭殃。

  谢继祖在外面风流够了,回到庄园,听说许开顶种良茶,要在犍为推广,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便谋划盗了大叶茶。见许开顶弟兄的丝茶贸易愈来愈占上风,他恨得要死。

  他打听到许开顶要从水路运丝茶去江洲,觉得这是击垮许氏弟兄的好时机,就火速赶到了江州。谢继祖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老六,但不敢告诉老五,因为老五知道了他杀害六娘爹娘,夺了人家名茶和女儿的丑行,对他的恶行十分不满,声称再作恶,坚决与他断绝父子关系。

  他让老二请来乱三江,坐进了醉仙楼的雅间,出一千两银票,让他去向许氏弟兄下毒。

  这乱三江曾被他多次利用,见银子丰厚,二话没说就开始了行动。他利用刘发财下毒,可谓是天衣无缝,但谁也没想到,刘发财竟露了陷。

  那晚,谢继祖要谢鹤去凤来餐馆,冒充是乱三江的人,再送点银子,警告他不要乱说话,否则有性命之忧。

  谢鹤来到餐馆后,恰遇两个蒙面人上房入了天井,扛走了刘发财。他跟踪其后,听了他们对刘发财的审问,吓得直哆嗦。待两个蒙面人走开时,他扛走了刘发财……

  说到这儿,谢鹤停住了。

  “快说,你把刘发财怎样了?”黄玉两眼冒火。

  “唉,柠檬仙子,请你给我解了穴,我想搔搔痒。”

  清净给他解开双手穴道。

  谢鹤反手抠着背。

这时,从老君崖往乌山赶的家丁就要下石梯了。赵匡一下提起瘦鹤,威严地喝道:“快喊你的家丁往南寨搜查!”

  “喂!弟兄们,这山没人,快往南寨追!”瘦鹤双手作话筒大喊。家丁们往南追去了。“快说,你把刘发财怎样了?”黄玉钢叉又对准了他胸膛。

  “我把刘发财扛回爹在六弟家的宿舍,向爹爹说了刘发财招供的情况,爹爹硬要我把他扛去抛江。”

  “你把他抛那里了?!”黄玉钢叉拄在瘦鹤胸肌。

  “我,我不敢再走近路到北边,走远处把他丢进了东边的江里。”瘦鹤筛糠似地颤抖。“你这个坏蛋,你,你知道吗?刘发财老娘气死,妻子气疯,留下两个孩子,无人照管,多惨啊! 今天我要替他们报仇!”黄玉提起钢叉就要刺下去。

  “慢,谢鹤已揭发元凶,暂且留他一命!”清净撑住了钢叉。

  “柠檬仙子,请你明查,不是我要杀他,而是我爹呀!”

  “你还喊爹爹爹的,他配做爹吗?!”钢叉又对准了他。

  “不配,我叫他老鬼,坏蛋!谢继祖,坏蛋!”谢鹤煽着自己的嘴巴,“柠檬仙子,饶了我吧,我还有两房妻子,六个儿女,没有了我,他们可活不了啦!”

  “那下在酒中的毒药除了蛊毒还有什么毒?”

  “不知道,是爹,不不,是老鬼,谢继祖配的。”

  “乱三江也是你杀的?”

  “不,不是,是爹,不,不,是谢继祖,老鬼,坏蛋!”

  “我家仓库是你烧的吗?”

  “不不不,是谢蚝领家丁干的,还打死了许三……”

  “那晚你干什么去了?”

  “我在监督把丝茶装上马车运走。”

  黄玉连珠炮一般审问完毕问:“敢与老鬼对证吗?”

  “敢,完全是那坏蛋的罪,我是受牵连的!”

  伏在许定背上的尧禹,听到谢鹤所述爹爹的罪行,早已气得发抖,他原以为娘骂爹爹老鬼,不得好死,只因感情上的失意而已。现在看来,娘还知道了爹爹做的一些险恶事情。

  “好吧,看你还老实,还看看你的表现再说!”黄玉封了谢鹤的右手和左腿穴道,对赵匡道,“快扶他上马!”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安岳县部署2017年贫困退出验收…
安岳龙台入围四川森林小镇 系全市…
四川省代表团举行分组会议继续讨论…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行动指南
四川省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继续讨论…
万众一心开拓进取 把新时代中国特…
安岳县文物管理局部署开展新一轮“…
资阳市安全监管局局长谢阳到安岳县…
  热点新闻
 
安岳县国税局干部喜获主题教育活动…
安岳县召开成安渝高速公路(安岳段…
成安渝高速安岳李家段发现大型古墓…
安岳县召开内资遂高速公路收费站风…
安岳县关刀桥水库开工动员誓师大会…
安岳县广泛征求广大干部群众对县委…
许志勋在调研城建重点项目时强调:…
安岳县第一期少年儿童曲剧传习班正…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网站统计
主办:中共安岳县委办公室   承办:四川党政网安岳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28-24533094 028-24535811 电子邮箱:anyueadmin@163.com  你是第 12447815 次访问网站!
蜀ICP备05031270 川公网安备 512021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