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连载(13)
第十三章 山城迷案
发布时间:2010-09-07 18:02 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3590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凤来餐馆,两位年轻的后生坐在雅间品茶,一个戴红绒帽,一个戴青瓜帽。红绒帽后生面朝大堂进入的门,不时瞅瞅大堂,不时瞅瞅窗外的街道,在捕捉什么似的。

  “发财,趁这时没什么客人,你去南街菜市买些鲜菜和葱、蒜香料回来。”店老板拿出铜币。

  “是,二舅。”发财将铜币揣入怀.中,去店后拿菜筐。

  “快走。”红绒帽后生“唰”地立起,快速走出门,瓜皮帽后生紧跟上。二人上了一辆马车。

  “小姐,事情还没办,怎么走啦?”

  红绒帽靠一下瓜皮帽,小声地:“叫小弟,记住。我们马上去菜市,一切听我的”。

南街菜市,买菜的人流熙熙攘攘,叫卖声、论价声,不绝于耳。

  发财挑着箩筐浏览菜摊。

  “小哥,你买菜吧,过来看看我那两挑菜,挺鲜嫩的。”红绒帽拉住箩筐往青瓜帽菜挑子前走。

  “喂,你这小弟怎么这样横呀?我买谁的,是我的自由!”

  “不不,我知道你是凤来餐馆的刘哥,我爹爹没病前,常卖菜和香料给你们餐馆呢。”“哦,既是老主顾,好说,好说!”发财翻翻莴苣、花菜,翻翻葱、蒜、韭菜,“每样拣些。”

  “刘哥,两挑全买了吧,省得明天又来。”

  “你说得轻巧,吃根灯草,你帮我挑呀?”

  “好啊!”红绒帽指着瓜皮帽,“我哥俩送,你闲着走,过秤吧!”

  菜很快称好了。红绒帽收了铜币,附耳对发财说:“小哥,你对老板多说两个铜币吧,我这菜少收了价,完全说得过。”

  “这……”发财心头痒痒的,“那,你们别乱说啊。”

  “不会,出门人,不容易,不就是想多赚几个钱嘛。”

  发财立时对红绒帽有了好感:“对对,以后我还买你们的菜。”

  红绒帽挑轻担,瓜皮帽挑重担,刘发财挑着红绒帽的空筐,跟在后面悠哉乐哉,哼起了小调。

  “二舅,菜买回来了!”未入店,发财的声音就进了大堂。

  “好啊,发财,担到后屋去,好好地摆放架上。”店老板立在灶台吩咐。

  菜挑进储藏室。兄弟俩捡菜上架。红绒帽说:“刘哥,你住哪间宿舍,快带我去看看,以后卖菜好找你。”

  “就是左边那小房间。”发财带红绒帽进了房舍。

  红绒帽塞给他两个铜币:“小哥,以后菜生意还靠你照顾。”

  “好说,好说!”真是见钱眼开,发财心里乐颠颠的,“小弟,你真会做生意啊!小弟,我晚上鸡叫头遍时睡觉,白天客人少时,中午休息半个时辰,你有事找我推门可进,我从不上栓的。”

  出来时,红绒帽快速地巡视了一番小天井。

  兄弟俩出了凤来餐馆,上马车重返菜市,将筐丢在菜市,迅速钻入附近的茅厕。

  二人各从男女茅厕出来,象变戏法似的,竟都变了模样。

  “黄玉!”嵩妹娘提着一蓝菜,从人群中走过来。“你在这干什么?他是谁啊?”

  “二娘,他是金公子,是我家丝茶生意的顾客。”黄玉见二娘疑惑的眼光,忙作介绍。“金公子,这是我二娘。”

  “伯母,小生拜见!”

  “好,既是这样,黄玉,请公子到家吃晚饭吧。”

  黄玉向公子示意。金公子心领神会:“伯母,我姐还等着小姐吃晚饭,要商谈生意呢,如果晚了,小姐就在我家住,不回来了。”

  “你家住什么地方?”

  “南街醉仙楼。”

  “好吧。”二娘走了几步又仄转身,招手要黄玉过去,她附着黄玉的耳朵嘀咕:“你可千万要小心,提防色狼!”黄玉差点笑出声来。

  夜幕降临,金公子和黄玉并排,走进凤来餐馆。

  堂倌笑脸相迎:“敢问少爷、夫人点什么菜?”

  “不不,你错了。”金公子摆摆手。

  黄玉低着头,脸羞得火烧云般红。

  堂倌盯着客人,有些莫名其妙,忙把二人引进独席雅间。金公子点了卤肘、红烧猪肉,黄玉点了豆花、雉鸡汤。金公子要了一壶酒。

  “金公子,上午来请你那少年是谁?”

  “哦,我的书童。”

  “他叫你小王爷……”

  “你看我像个王爷吗?”

  “我说你像!”

  金公子笑而不答,给黄玉斟满一杯酒,自己举起白酒:“小姐,为我们有幸在江州相遇干杯!”

  黄玉举杯道:“金公子,能在江州城与你邂逅,真让黄玉高兴,来,干了此杯!”

  堂倌陆续上菜,二人慢斟慢饮,小声谈论,筹划起他们的秘密行动。

临近中午,黄玉在山上花园与金公子分手,回到大伯父家,草草吃了大娘做的午餐,就来到金公子住的醉仙楼,向他细说了爹爹和大伯父中毒的事,恳请公子帮助她查明真凶。

  金公子顿时拍案而起:“想不到东方文明的泱泱大国,也竟有如此卑劣的小人,黄玉,你快说,要我怎么做?”

  “只要你配合我的行动,不许你独自冒险。”黄玉述说了自己的计谋和想法。下午,他们已为今晚的行动做好了铺垫。

  他们正要谋划今晚进一步的行动,堂倌端来了雉鸡汤。黄玉只好打住,对公子说:“还是到你的住处再议吧。”

  进完餐,二人回到了醉仙楼。

  “你为什么要住这醉仙楼?你羡慕酒仙?可你的酒量不大啊。”黄玉玩笑逗趣。

  “当我初来江州时,坐在马车上,一眼瞥见这醉仙楼,顿生兴趣,想看看这酒楼里到底有多少酒仙,欣赏欣赏酒仙们那潇洒倜傥的风度。于是,就与两位伯父住进来了。”公子也回以幽默的言语。

  “你见了多少酒仙?”

  “别说,我真还遇见酒仙。黄玉,你不知道这位酒仙就是你的大伯父吧?”

  “啊?我大伯父是酒仙?”

  “那晚,你大伯父提来四壶老窖,四人喝了个精光,你大伯父至少喝了两个八两,我喝了三两就醉了,我的两个伯父都醉了,可你的大伯父却没有一点醉意!”

  “我真还不知道大伯父喝酒海量。”

  “你在许家坝,他在江州,很少在一起,不知那是自然。就是这一醉,逐渐增大了我的酒量,现在喝个八两一斤的不会醉,不过,要做事就坚持不多喝。就是这一醉,我和伯父们都成为了你大伯父的好朋友,今天要不是要查明下毒的歹人,我早去看望你大伯父了。”

  “啊,看来你还成了酒仙啦!”黄玉拍手称好,“好啊,金公子与我许家真有缘分!”

  “是的,如果无缘,我就不会结识你大伯父、你爹爹,就没有今天在这醉仙楼与貌若天仙的黄玉小妹的聚会啊!”

  “看你,跑江湖,这么油嘴滑舌的。”黄玉嫣然一笑。

  “生意人少不了言语滑稽、幽默,有的事往往在玩笑中做成。但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诚信。在交往中一定要真诚相待,玩笑归玩笑,办起事来就要真心。”

  “金公子,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黄玉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她对他更了解,更信任。对他的敬意和爱恋更加深了。“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金公子,我得好好向你学。”

  “你是神童、柠檬仙女,我得向你学,学你的胆识,学你的聪明才智,学你扶危济困的仙风道骨……”

  黄玉连连摆手:“金公子真是虚怀若谷,把我夸得如此之好。”

  两颗春心相互碰撞,绽放着炽热的火花。

  他们商定好行动办法,又继续天南海北的聊叙,不觉到了雄鸡啼鸣的时候。

  他们穿好夜行衣,立马行动。

  来到凤来餐馆后,黄玉借助暗淡的星光,迅速爬上后檐下的大树,一个白鹤展翅,落于瓦房,燕子绕梁般来到天井,腾越而下。金公子紧随其后,动作与黄玉不相上下。

“钱,钱,快,快拿来!”那发财还做着发财梦呢,突被点了穴,梦话嘎然而止。人很快被装入口袋,金公子扛上肩,“唿”地腾上房,“唿唿”地沿大树干着了地。他们没有想到,刚才一个蒙面人跟踪着他俩,他先于黄玉、金公子下房,快速潜入大树旁的灌木林中,那双夜鹰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金公子和黄玉。

  黄玉殿后,两人风驰电掣般沿街道奔入小巷。

  不一会,来到江边的楼亭里。这亭子很长,是专供游人观望大江风光的地方,没有住人。金公子在黄玉的引领下,把袋子轻放于僻静的角落,将袋口解开,露出刘发财的头,中指拐在他胸口一叩,刘发财“啊”一声要说话,金公子的手捏住他的嘴,小声而威严地道:“不许喊,老实回答问话,否则决不饶你!”

  “是,是,好汉饶命,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老老实实告诉好汉。”刘发财浑身如老母猪筛糠似的,颤抖不已。

  “前晚你在两位许老爷喝的那壶酒里做了什么手脚?”黄玉变着男人的声音问。

  “没做什么啊?”

  “快说,到底放的什么毒!”黄玉愤怒地追问。

  “不说,看我把你抛下江去!”金公子说着就要动手。

  “好汉,求你们别把我丢下江,我被喂了乌龟王八,我老母、妻子、儿女怎么办,他们都靠我活命啊!”

  “要想活。那就老实坦白吧!”黄玉的男人声音让人觉不出一点破绽。

  “我说,我说……”接着,刘发财说出了一个人。

   那人就是前晚到凤来餐馆见刘发财的人,是州城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乱三江”。这朱三江本名叫三康,是州城东街豪富朱老爷的独子。朱老爷六房妻妾生了十一个女儿,还好,小老婆给他生下个儿子。老年得子,朱老爷欢天喜地,邀请官府要员、三亲六戚,庆贺三日。朱老爷要给儿子取个吉祥的名字,他搜肠刮肚,冥思苦想,一要儿子吉祥健康,二要儿子长大了承继父业,一生安康,三要子孙满堂,子子孙孙代代富裕乐康,于是取名三康。

  朱三康被视为宝贝,自小娇惯,几岁就乱花钱财,大时一发不可收拾,有一次竟把朱老爷的五千两银票偷去挥霍待尽,把个朱老爷气得病倒在榻。从此,朱老爷在钱财上严加掌控,可吃屎的狗改不了吃屎的劣习,家里拿不到铜币就出去拿,盗、抢、诈、奸,无恶不作,在长江、嘉陵江、琼江一带,被老百姓视为采花大盗,被豪富商贾视为混世魔王,都很畏惧他,暗暗骂他“乱三江”。官府曾羁押过两次,都被朱老爷拿银子取了出来。

  这天,“乱三江”招手要刘发财出来,刘发财与他来到背静处,他从腰包里摸出一个小纸包,要刘发财将包里的白粉放在许开明喝的酒里。

  “你这是毒?”

  “别乱说,尽管按所说去做!”他拿出一袋铜币,“事成后还有重赏。”

  “不不,图财害命,我不干!”

  “你敢!要是做不好的话,我就把你女儿这个了!”“乱三江”指着自己胯下。

  刘发财顿时吓慌了神:“朱少爷,求你别害我女儿,我做,我做。”

刘发财将酒壶提进自己宿舍,把药粉全放入。他惴惴不安,特地细细叨叙,什么老爷喝这个,什么夫人、小姐喝哪个的。他担心太夫人、少夫人禁不住劝,喝了壶里的酒,自己欠下更多的命债,即使到了阴朝地府也偿还不清。因而显得忐忑难安,被细心的黄玉看出端倪。还好,太夫人、少夫人始终没碰那壶酒。

  “乱三江给你的是什么毒药?”黄玉问。

  刘发财摇摇头:“不知道。”

  毒害爹爹和大伯父的真凶已知,但朱三康为什么要害大伯父和爹爹?爹爹来江州的时间极少啊,他与谁结下了如此大的怨恨?这使黄玉不得其解。

  当下,金公子为了防备刘发财逃跑,重点了他的穴,封上了口袋。黄玉准备天明把刘发财送州衙报案,让官府逮捕朱三康,查明真相,惩办凶犯,为大伯父和爹爹报仇。

  “金公子,走吧,隔天明还有一个时辰,我们沿江边走走。”黄玉悄声说着,和金公子走出亭子。

  二人刚离开,亭里墙角处,一个黑影闪出,扛起了刘发财,象蝙蝠似的飞蹿出亭子。

  天明,黄玉和金公子返回亭子,要把刘发财送官府,却不见了墙角的口袋!

  黄玉和金公子趁天刚亮,街上行人少,急速回到醉仙楼,改了装,又急速地往东街赶。

  来到朱府大门外,二人无事一样,漫漫踱步,眼睛却盯着大门,注意着里边的动静。

  不一会,从府内走出一个人,守门的家丁恭敬地迎问:“大管家,这么早,那去啊?”“不好了,少爷被人打死在木楼宿舍里,我去州衙报案。”

  “啊,少爷死了,谁害的?”家丁望着匆匆坐上马车的管家。

  “儿啦,是谁害死你的啊?平时娘教你别干坏事,你就是不听,不到三十就……天啦!”黄玉隐隐听见府里女人的哭喊声,还看见府里人进出皆慌慌张张的。

  “金公子,走。”黄玉像霜打的茄子,没了神气。

  回到醉仙楼,金公子也为她着急:“黄玉,下一步怎么办?”

  “线索全断了,没招了,唉……”黄玉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金公子给他盖上棉被,坐在床沿陪着打瞌睡。

  一竿烟功夫,黄玉坐了起来:“太师爷给我送梦,要我马上回去。”

  “黄玉,明天我和三伯父就要起程回驾洛了。对你家的不幸,我深表同情,但又爱莫能助,真是惭愧!”金公子充满激情,眼眶里泪珠打滚,拉起黄玉的倩手,絮叨不停,“黄玉,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姑娘,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东方美女天资聪引,心灵手巧,德贤行端,武艺高强,能耕善商的多种才智和美德!黄玉,等着我,我一定娶你做妻子!”

  “金公子,我也爱你!”黄玉扑在他的怀中,悲和喜的眼泪簌簌滚落。

  连日来,她强忍住对爹爹和伯父中毒的悲愤,想方设法追查真凶,希望的线索断了,她的精神到达崩溃的境地。听了金公子的一番真情真意的肺腑之言,她真是悲喜交集啊!她的心得到极大的宽慰。

  他和她紧紧地拥抱着。

  金公子要去探望许伯父,也好顺路陪黄玉与伯父一家道别。 

来到榻前看望,伯父脸色青黑,生命岌岌可危。黄玉悲从心来,禁不住眼泪滚落。

  看望了大伯父,黄玉与大祖母、大娘、二娘及小哥姐、弟妹们告别。大祖母安排管家慕兴相送。

  大娘和宝山哥、岚姐、宝贵、嵩妹一起到门外送行。

  大娘从管家手中接过缰绳:“黄玉,这匹小白马,我代你伯父作为小小礼物送给你了。”

  “谢谢大娘、伯父!”黄玉向大娘一揖,登鞍上马,挥手向金公子喊道:“金公子,你可要等着我啊,到时,我到驾洛国来找你!”

  金公子也挥着手:“黄玉,我等着你,保重啊!”

  黄玉鞭子一挥,小白马奔驰,慕兴的马紧跟其后。

  金公子望着小白马消失在江边的白雾之中。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许志勋会见良固建筑工程(上海)有…
副市长周月霞到安岳县调研农旅互动…
扶贫战线上的巾帼英雄——记安岳县…
勇于创新 自我革新 开放自信
巩固压倒性态势 夺取压倒性胜利
顺应新时代要求体现全党共同心声
【重点项目进行时】文大路改建有序…
开启新征程 谱写壮丽篇章
  热点新闻
 
安岳县国税局干部喜获主题教育活动…
安岳县召开成安渝高速公路(安岳段…
成安渝高速安岳李家段发现大型古墓…
安岳县召开内资遂高速公路收费站风…
安岳县关刀桥水库开工动员誓师大会…
安岳县广泛征求广大干部群众对县委…
许志勋在调研城建重点项目时强调:…
安岳县第一期少年儿童曲剧传习班正…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网站统计
主办:中共安岳县委办公室   承办:四川党政网安岳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28-24533094 028-24535811 电子邮箱:anyueadmin@163.com  你是第 12471128 次访问网站!
蜀ICP备05031270 川公网安备 512021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