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连载(12)
第十二章 邂逅江州
发布时间:2010-09-07 18:02 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3387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虽是初冬时节,但河风从船窗灌入,仍让人感到冷飕飕的寒意。两只大木船满载丝茶,从姚市起程,沿琼江顺流而下,已行一天一夜,今天黄昏就要到达太安。以往大多使用马车从陆路运往江州,很少走水路。此次走水路,是因为丝茶都在姚市,货多,用船方能一次装完,省得多次往返。

  许开顶深知江湖险恶,尤其是生意人,更要处处小心。天黑,船到太安码头,为了稳当起见,许开顶吩咐管家带一家丁,去街上馆子买些吃喝,主仆们同在船上进晚餐。全部人员皆歇宿船上,以防不测。

  黄玉和岚姐躺仓里蚕丝袋上,岚姐已睡去。黄玉从船窗望着天空稀稀疏疏的星星,没有睡意。旁边,爹爹、宝山哥早已酣然睡去。

  黄玉心里一直思念金公子,以致常在梦中与公子相遇。“小姐,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一定还会相见的。”公子的话常在耳边萦绕,他越思念越想马上见到他。当听说爹爹要去江州,黄玉就缠着爹爹要同往。爹爹知道女儿决定要做的事,九牛二虎也难拉转,不允,费多少口舌,都会无济于事,只好爽快地答应了。不过,爹爹并不知道女儿要去江州的真实目的,他仍然以为女儿是为了学生意经营,看看江州,开阔眼界,这是女儿令他最为满意的事。

  长途奔波,毕竟疲惫,黄玉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辆马车飞奔而来,她惊住了,一位少年飞腾而起,治住了惊马……忽然间,那少年长大了,身体壮多了,在武场上比赛太极拳,野马分鬃、云手、单鞭、高探马……“多么精湛的招势啊!”黄玉喊了起来,“金公子好样的,金公子好样的!”

  黄玉的喊声惊醒了爹爹,许开顶听着女儿的梦话,不想打断它。他心里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女儿莫非对金公子……他摇摇头在心里道:不可能。

  天亮,船起程,很快进入了长江。黄玉伫立船头,眺望两岸的群山,一会指这,一会指那:“爹爹,这两岸青山挟着的长江是怎么成的?”

  “是龙从这一带游下海去而成的。”

  “天下真有龙吗?爹见过吗?”

  “只是听书上有述,没见过。”

  “我看这是古人的一种想象,世上根本没有什么龙开河的事。”黄玉联想到暴洪时节,石羊河涨水满堤的情状,认为江河乃洪水杰作。“洪水从高向低奔流,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江河。”

  “妹妹说的极有道理。”宝山看着浑浊的江水附和。

  “小娃娃见识。”许开顶历来是个寻规蹈矩的道儒信士,他对古人之论尤为推崇,尽管荒谬,亦会尊重,因而奔走江湖近四十载,在竞争纷繁的生意场上,与人和谐相处,商道上人都愿与之往来,对他信任。他对女儿的不信古,心里恼,但又不想指责心爱的女儿。“古人说的自有古人的道理,后人不能妄加评论。”

  “那些荒谬的东西难道也要后人接受吗?”黄玉指着沿山腰飞来的白鹤,“爹爹,世人说这白鹤是南极仙翁喂养,南极仙翁成仙升了天,这些白鹤也随着升天成仙鸟,您也相信吗?”

  “这……哎,小黄玉你尽发些怪问,爹无法与你述说。”

  “依我看,这仍是古人的想象罢了。”黄玉有许多的问题,她想,要是师傅在就好了,他会不怨其烦地与徒儿交流,不会像父亲,多说几句就烦。但黄玉理解爹爹,他为生意操劳、奔忙,很少有闲情逸致与女儿闲聊。

许开顶近些时候的确心绪难宁。自从打开江州至江夏沿江丝茶销路以来,引来一些嫉妒,特别是谢继祖对许家的作梗和使坏愈来愈阴险。桑叶案,谢公寨仆人贺得福作证,谢鹤锒铛入狱,谢继祖花大钱从牢里买出儿子谢鹤。不久,瘦鹤子暗中唆使人蒙面将贺得福打伤致残。许开顶到郡衙替贺家鸣冤,可不知怎么的,郡衙差役找不到证据,凶手逍遥法外。许开顶慷慨解囊,施舍钱粮救助贺得福母子。女儿和赵匡秘密获得了大叶茶被盗去向情况,他派人潜入李家庄查看,已证实是谢公寨所为。他要女儿不再介入此事。他秘而不宣,息事宁人,是一种去财免灾的忍让,也是对“清静、无为”祖训的遵从。

  这次,从水路到江州,船起程后,许开顶的防备心一点也没放松,他甚至担心贼人突然冲上船来抢走自己的货物。

  黄玉看不够迎面扑来的景象,一颗欢愉的心,随着船头的浪花扑腾、欢笑。宝山哥和岚姐活像守护神,依傍她的两侧。

  船工们轮换掌舵,顺风顺水,船速很快,傍晚到了西江码头。

  宝山、许岚欢蹦着在前引路,许开顶携女儿向西山下兄长家走去,恰逢许开明和管家往码头走来。兄弟俩喜极相拥。

  “爹爹!”宝山、许岚依偎爹爹身旁。

  黄玉拉住伯父的手,甜甜地叫声:“伯父,您好!”

  “哎呀,黄玉来了,你的弟妹们经常叨念,要见你这柠檬仙子姐姐,今天你来了,他们会高兴得跳起来啰!”

  管家请来搬运,将丝茶一袋袋装上五辆马车,运往商铺。商铺就在开明住宅旁,相距约十米。管家指挥着马车分别靠近丝茶仓库卸货。开明陪着弟弟和侄女站在门口。开顶扭头看后面跟来的马车,突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隐没于人流之中,他急跨几步,踮脚观望,那身影不见了。

  “爹爹,你在看什么?”黄玉跟过来。

  “没,没什么。”

  许开明叫管家先行一步,去凤来餐馆定两席酒菜。

  丝茶很快入仓,许开明开了搬运和马车夫的工钱,遂与弟弟、侄女及随弟弟同来的家丁、船工,穿过小巷来到北街凤来餐馆,堂倌在门前接领客人走进餐馆。

  这时,太夫人和二位少夫人领着宝贵、许嵩到了。许开明一一作了介绍。

  孩子们抱着头亲热。宝山、宝嵩左一个柠檬姐姐,右一个仙子姐姐,把黄玉直叫得不好意思。

  管家把老爷一家安排在雅间,船工、家丁在外堂。菜还要等会儿,客人们入座喝茶。

  黄玉和哥姐、弟妹们到门外摊上看玩具。

  距摊不远处站着一个戴狐皮毛帽的人,盯着餐馆门口,见堂倌出来接客,便扬一下手。

  堂倌立即走过去,堂倌随那人往街右拐个弯不见了。

  黄玉选买了五个玉如意,让哥姐自戴一个,自己分别给弟妹戴上,再转身给自己脖子上戴。她一抬头,见堂倌摸着腰包往店里走,黄玉觉得堂倌不大顺眼,显得贼头贼眼的。

  开席了,桌上摆满美味佳肴。堂倌提上酒来:“这是许老爷常喝的高粱酒,这是太夫人、少夫人和小姐、小少爷喝的米酒,许老板,你们慢喝。”

  黄玉盯了盯堂倌,总觉得不顺眼,又道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一时间,外堂、雅间,劝酒劝菜,热闹起来。

许开明兄弟二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得不亦乐乎。不一会,一壶酒喝了个精光。

  许开顶趔趔趄趄从里间出来,吩咐许安明晨早起,吃过早点,与家丁、船工回返。

  慕璋琼见开顶精神不爽,倦意沉沉,吩咐管家:“慕兴,二老爷旅途疲乏,快去客乐客栈写个好房间休歇,你陪着,要好好侍侯。其他客人也一起住客栈吧。”

  “是,太夫人。”管家和许安搀扶着二老爷往客栈去,家丁、船工随后。

  二位少夫人搀扶着醉醺醺的老爷走出餐馆。

  堂倌送到门外,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惶:“许老板、夫人们晚安!”

  黄玉被弟妹簇拥着,跟随在祖母身后,往伯父住宅走去。

  凌晨,许开顶从昏睡中醒来,觉得肚子疼痛,“哇”地吐起来。

  许安上茅厕回来,急奔过来扶住:“老爷,怎么啦?”

  “没事,昨晚多喝了酒,肠胃不舒服。”许开顶用许安端来的温开水漱口,“许安,快领船工、家丁们去吃早点,好早些动身返回。”

  “老爷,你身体不好……”

  “我也要一起走,黄玉第一次来,就让她在大伯家多玩几天。你们快去吃早点。”

  “二老爷,请你吃早点了。”慕兴推门进来,“太夫人已在餐馆等着了。”

  “我不吃,我还躺会儿,你们快去呀。”

  “怎么,大老爷不好,二老爷也……”慕兴嘀咕了一句。

  点心馆与凤来餐馆隔街相对。慕璋琼端起一碗稀粥,听许安说老二不好,心里惊讶:开明也不好,难道昨晚那酒席……

  她马上叫慕兴领路来房间看开顶。开顶躬着腰,忍着腹疼穿戴,见大娘忙施礼问好。大娘要他多住几天,待身体恢复再走,开顶执意要回。

  慕璋琼送开顶在西江码头上船,开顶挥手向大娘告别。

  黄玉醒来,头蒙在被窝里,静静地想着刚才的梦。她独自站在一个花坛前赏花,突然一个男子从天而降,飘落她的身前。“金公子,金公子!”她喊着扑向他怀里,可是,公子不见了……

  她将头伸出铺盖,才知天已大亮,急忙穿衣往外跑,要去码头送爹爹。出门,碰上大祖母。听大祖母说爹爹已走,便顿足道:“倒霉的瞌睡,真讨厌!”

  “黄玉乖孙,快与我回去,吃了早点,好去城里游游。”

  “好,好啊!”黄玉舞双手蹦起来。

  马拉辇沿江而行,黄玉想着昨晚的梦,无心观看车外的景况。行一段路后,车沿着很有坡度的路,缓缓进入大街。

  “姐,快来看街呀。”宝贵伏在窗口喊。

  黄玉凭窗望去,十分惊喜:“这城怪极了,马车竟在山腰的街道走!”

  “姐,你觉得奇怪吧?”许嵩凑过来,“没见过这样的城吧?”

  “有什么奇怪的,山城而已。”宝山不以为然。

  “哥,你常在瑞云农村,不了解,这江州城是天下最奇特的城啊!你们看,山上有街,山下有街,山腰有街,真乃天宫里的 仙山琼阁啊!”宝贵兴趣盎然地讲起故事,“传说当年高祖的兵马攻下这州城,大将军韩信心花怒放,策马入城,举头眺望山顶之街市,头盔滑落,被副将双手接住。当时有相士说此乃不祥之兆。后来韩大将军果然被高祖罢了官……” 

“弟弟,妹妹,你们相信相士的话吗?”

  “相信。”许嵩抢答。

  “相信。”宝贵拍着姐的肩,“姐,你相信吗?”

  “崇道之人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信。”黄玉指着前边草木葱茏的地段,“宝贵,那是什么地方?”

  “花园。”

  怎么这地方似曾相识?黄玉想起来了,这是梦里所见的地方。黄玉感到惊奇,从未来过的地方,怎么会梦见呢?她问:“那花园让人看吗?”

  “游人可以入园。”宝贵叫管家停辇,“姐,冬天了,花草衰落,游园的人很少。”

  “去看看吧。”

  黄玉在弟妹的簇拥下,在花园里踱步观赏。她在一丛海棠花前站住了,昨夜梦里,她就是在这花坛边见到金公子的。

  “许小姐!”对面传来一个声音。

  黄玉寻声一望,一个身段秀颀,相貌堂堂,风度翩翩的男子,亭亭立于海棠花前。

  那男子快步绕花坛奔黄玉这边来。

  “金公子!”黄玉惊喜致极,绕过花坛,到了公子身边。她一时拘束,有些不好意思,又走回来,小声吩咐:“宝贵、嵩妹,你们陪宝山哥、岚姐随便玩玩,不要走远了,我和这位公子聊聊。”

  “小姐,你们家乡真美呀,冬天还满眼绿色的。”金公子抚着海棠绿叶,“你看,这海棠冬天还开出红艳艳的花,你说美不美?”

  “当然美。呃,你的家乡不美吗?”

  “美,美啊,三面环绕碧海,各类海鲜层出不穷,春夏秋季,景色迷人。不过,冬天却是满目白雪,现在已下雪了。”

  “雪,我最喜欢玩雪垒雪人了,记得八岁那年,和同窗们垒雪人,我得第一名呢。”

  “那,你到我们哪儿去吧,我陪你垒雪人。”

  “真的?”

  “真的。”

  黄玉突然吐吐舌头,羞红了脸。

  “怎么,不愿意?”

  “我,我……不,不是。哦,公子,你没回东北小岛?”

  “三伯父押送丝茶回去,我和二伯父留江州继续办货。哦,听说你们庄园有一批货要运江州来?”

  当黄玉告诉他货已到城里。他很高兴,要马上和小姐大伯父商谈定货。

  “你怎么到这花园来了?”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在这儿遇上你,所以就来了。”

  “真是天大的奇事,我的梦与你不谋而合!”

  “拿你们中国话说,这叫有缘什么?”

  “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你说什么?我们中国话,你不是中国人?”

  他点点头,告诉她,他是一个岛国人,姓金。他的祖国与中国相邻,是历史悠久的友好盟邦。他向往地大物博的中国,十六岁就随伯父来中国“淘金”,使他了解了东方神秘的泱泱大国,增长了许多的知识。他立志要把中国的丝茶、文化引渡到自己的祖国去,让祖国富强起来,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黄玉静静地听着,除了对金公子的爱恋,还增添了十分的敬佩。

  他们踱步于花园,窃窃细语,情意绵绵,留连忘返。

  园里游人皆私语:“这白马王子和那貌若天仙的小姐,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小王爷,你伯父在客堂等着,叫你赶快回去。”一个书童摸样的少年奔来,禀报道。

  “小王爷?”黄玉诧异,“金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黄玉与金公子告别后,与哥姐、弟妹返回。

  进入正堂,黄玉见一位老郎中从大伯父宿舍出来,小声地对身后的大祖母说:“这毒已深入脏腑,我已无力回春,老夫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大祖母送郎中上轿回转,黄玉非常着急地迎着问:“大祖母,大伯父中毒了?”。

  大祖母朝她点点头:“黄玉,昨晚,你爹爹也与你大伯父一样,肚疼、呕吐,肯定也中毒了。”

  “这,大祖母,快请高明的郎中啊!”

  “你大伯父,以前也多次肚疼、呕吐过,但经治疗都没事了。今早,请来郎中诊脉,服了药不见效,刚才请来江州最有名的解毒妙手梁神医,他都无法呀。”大祖母眼睛红了。

  黄玉立即到房间看望大伯父。宝山兄妹们也急着来看望爹爹。

  不一会,黄玉从大伯父宿舍出来对大祖母说:“大祖母,我要马上回返老家。”

  大祖母知道孙女担心爹爹,宽慰道:“孙女别急,你爹爹至少要明晚才到姚市,婆婆给你备匹快马,明天走吧。”

  “爹爹和大伯父的中毒,我怀疑与那堂倌有关。”黄玉悄悄对祖母说出昨晚在凤来餐馆的发现,大祖母顿时沉默了。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安岳县部署2017年贫困退出验收…
安岳龙台入围四川森林小镇 系全市…
四川省代表团举行分组会议继续讨论…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行动指南
四川省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继续讨论…
万众一心开拓进取 把新时代中国特…
安岳县文物管理局部署开展新一轮“…
资阳市安全监管局局长谢阳到安岳县…
  热点新闻
 
安岳县国税局干部喜获主题教育活动…
安岳县召开成安渝高速公路(安岳段…
成安渝高速安岳李家段发现大型古墓…
安岳县召开内资遂高速公路收费站风…
安岳县关刀桥水库开工动员誓师大会…
安岳县广泛征求广大干部群众对县委…
许志勋在调研城建重点项目时强调:…
安岳县第一期少年儿童曲剧传习班正…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网站统计
主办:中共安岳县委办公室   承办:四川党政网安岳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28-24533094 028-24535811 电子邮箱:anyueadmin@163.com  你是第 12447832 次访问网站!
蜀ICP备05031270 川公网安备 512021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