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普州太后许黄玉传奇 连载(6)
——第六章 寨岩遇险
发布时间:2010-09-05 信息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许开明与母亲、夫人长住江州。大夫人生下三子宝贵,已三岁,二夫人生下女儿宝嵩,不到两岁。许开明里外都是大忙人。他一直在江州至涪江、江夏等沿江城市做丝茶生意,货源短缺时,还得顺路奔往南丝之母嫘祖故里盐亭筹货。侄女柠檬仙子的美名传到了他和朋友的耳里,朋友请他回老家购治红疮的药。他还准备在家乡收购蚕茧蚕丝,往江夏贩运。宝山、岚儿为了求学,留在老家,由二娘、弟媳照管,孩儿们只在暑寒假回江州,短暂聚会,难依难舍。多年没回老家庄园了,还真是归心如箭。

  到家后,许开明向弟弟言明往蜀东沿江贩运丝蚕之事,立刻得到弟弟的支持:“哥,这是弟多年的夙愿,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随着黄玉的出名,蚕农们皆信任许家,纷纷来庄园售蚕茧蚕丝。许家的生意火爆起来。普州丝茶麻不仅在南线营销,而且很快打开了蜀东销路。

  夏蚕就要吐丝了。宝山听得坝南几家蚕农的蚕死亡严重,告诉了黄玉。“不行,得马上去看看!”黄玉着急。遂与宝山哥奔坝南而去。

  他们很快询问并查看了死蚕的情况。黄玉眉头一皱,疾步往后山岩下而去。

  宝山哥快步追上:“玉妹,你还往山岩下走什么?天不早了,回去吧。”

  “宝山哥,我觉得那蚕是中毒死的。”

  “中毒?你有什么根据?”

  “几家蚕农皆说前几日都喂得好好的,昨天就不对劲了,而且几家死蚕的桑叶都是在谢公山下摘的,而在另外厢屋里喂的蚕是坝上摘的桑叶,蚕却没死,这里面难道没有蹊跷?”

  “这?既是中毒,这毒从何来?”

  “这正是我要弄明的。”黄玉指着眼前桑地,“宝山哥,你快转去请桑农来指指是在哪片地里摘的桑叶。”

  宝山哥跑步走了。

  黄玉继续往桑林小道走。上了梯坎,站立高处向桑林眺望。突然听得有人言语,急转身,顺乱石林躲闪观望,见一瘦高个男子在与一矮个男子说话,瘦子背对黄玉,看不见面部。矮个子面对黄玉,却是青纱蒙面。只听瘦子说:“等天黑下来,你再把这罐蛊毒液喷洒……老爷有重赏……”声音小得听不见了。

  “哗啦!”黄玉脚下打滑,蹬翻了一块石头,险些跌下了坎。

  黄玉跳下坎顺路追过去,不见了两位男子身影。

  黄玉在石林里搜寻。突然,身后一只大手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要揽她的腰,急切之中,她一个肘底靠,撞在那人下颌上,再一个后蹬脚,踢在那人的右膝上。

  “哎哟,哎哟!”随着连连的怪叫声,那人踉踉跄跄扑向大石,但他手脚还算利索,双手撑住石头,象猴子爬山似的顺着石林跑了。

  “站住,站住!”黄玉追赶,“你个坏蛋再干伤天害理的事,本小姐绝不饶过你!”

  那坏蛋熟悉石林,顷刻不见了。黄玉不熟路道,不敢再追。

  此时,传来宝山哥呼声,黄玉返回桑林小道。

  “玉妹,刚才,你在喊些什么呀?”宝山问。

  黄玉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宝山哥和几位蚕农。大家都气愤不已。

  韦大爷说:“这肯定是谢公寨的二少爷瘦鹤子干的。”

  “就是他!”几位蚕农都说出一个情况。原来,他们在卖春蚕的时候,谢公寨的大管家陪着瘦鹤子来山下,要收他们的蚕茧。韦大爷早与几家商量,许家小姐治好了自己亲人的病,现在报恩的机会来了,把蚕茧买给许老爷。于是都说蚕茧买了。那管家没收着蚕茧,跑到在院门喝茶的二少爷面前告状,瘦鹤子气呼呼逞凶道:“有你们的好日子过,等着瞧吧!”

  当下,黄玉对蚕农们说,谢公寨岩下的桑叶不能再用。

  “我们剩下的蚕没有桑叶喂,怎么办?”蚕农们为难。

  黄玉道:“在我家河边桑林去摘吧。”

  回到庄园,黄玉将事情原委告知了爹爹。爹爹问黄玉可看清瘦鹤子的面目,他额上有一颗肉痣。当时那瘦汉从背后袭击,黄玉反击皆以肘、脚向后,瘦汉是踉跄向身后石上匍匐,面部向石,猴子般逃走的,黄玉没有看见瘦汉的面容。

  许开顶独自琢磨了女儿和宝山所述情况,觉察谢公寨对他和哥收购丝茧极为怨恨,但还不敢把许家怎样,却向不把蚕茧售给谢家的蚕农下手,说不定哪天要向许家下手,得向官府报案查办,自己及家人以后得极其小心才好。

  第二天黄玉起得特早,与宝山哥、许岚姐来到石羊河边。他们穿行于成片的桑林之中。这片桑树,是爹爹前年引进嫁接的良种桑,那宽大的叶沾着晨露,绿得亮眼。许家没有多余人手养蚕,许开顶种植这片桑树,是为了应急,调剂那些桑叶不足的蚕户的。

  这时,韦大爷和几家蚕户应约来到,三兄妹帮着他们摘起桑叶来。蚕农们都夸许老爷调教有方,小姐少爷善待乡邻,不摆架子。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