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一瓶酒的约定
发布时间:2018-02-01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 王平中

  汶川发生地震的时候,唐君心里“咯噔”了一下,汶川文友羊君的名字立即冒了出来。

  他忙从腰间掏出手机,拔出了羊君的电话。盲音。再拔,还是盲音。他知道,那边信号中断了。后来,他多次拔打羊君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

  羊君成了他的牵挂。因为他们有一个约定。

  前一年的5月,羊君来到唐君所在的雁城进行文学交流。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那晚,两人一起喝夜啤。你一杯,我一杯,一件啤酒下去,两人都喝得醉眼朦眬。

  羊君睁着两只红红的眼睛,对唐君说:我们再来一瓶白酒,一斤装的,一人一半,不醉不归。

  唐君知道少数民族的汉子豪放,但毕竟他是远来的客人,喝醉了不好,便劝道:这瓶酒先记着,下次到汶川来喝。

  好!羊君斜着眼看着唐君,下次来,先将这瓶酒补起,我们再喝另外的!

  好!唐君也说,不喝是这个。他伸出右手的小拇指,做勾状。

  羊君也伸出右手。两人的小拇指紧紧地勾在了一起……

  唐君是一名作家,也是本地日报社的记者。地震的第二天,单位派记者同救援队到汶川去采访,他坚决要求去。

  唐君去汶川除了采访,还有他的想法:带一瓶白酒去寻找羊君。如羊君还活着,用这瓶酒庆贺他大难不死。如果他不在了,就用这瓶祭奠他。因为他们有个约定,无论如何也不能爽约。

  唐君来到汶川,满目残垣断墙,羊君的住地成了一片废墟。稍有空闲,他就来到羊君的住地,向当地幸存者打听羊君是否活着,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最佳救援时间结束,救援队将撤回去了。唐君依然没有打听到羊君的下落。尽管他有充分的心里准备,还是感到失望、悲痛、懊悔。为啥去年不将那瓶酒喝下去呢?哪怕烂醉如泥也可以啊!如今,这瓶酒却成了祭祀品。

  临离开的头天晚上,唐君来到羊君的住地,坐在那片废墟上,将酒打开,从包里摸出两个酒杯,斟满酒,自已喝一杯,便向废墟上洒一杯,嘴里喃喃地说:兄弟,我来看你了!这瓶酒我带来了!来,喝,我们一醉方休!

  喝着喝着,唐君感到有热热的东西从眼角流到了脸上,他有些伤感:“兄弟,我们约定在汶川喝这杯酒,你太不仗义了,我来了,你却走了!”

  “什么不仗义?我不是来了么?”唐君身后传来嘶哑之声。

  他回过头,看到羊君站在他身后,脸上微笑着看着他。

  “你还活着?!”唐君大喜过望,

  “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唐兄的酒,我还等着喝呢!”羊君说,地震时,他外出不在家,才躲过了一劫。这几天,又忙着救灾,没顾得回家一看,“想不到唐兄来了!”

  唐君一把抱着羊君的肩膀,很久很久才松开。他斟了两杯资阳宝莲酒,两人端起,“咣”地一声碰在了一起。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1)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