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感 冒
发布时间:2014-12-22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汪古翔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感冒是目前全球发病率最高,发病面最广的一种流行疾病。说是绝症,算不上;说它不死人,又绝对了。一旦挨起,头晕嗓咳,发烧呕吐,男女老幼,像遭骟了的小公鸡,蔫头搭脑,如临一劫。
  好在目前医疗科技发达,感冒早已可治,打针吃药输液,视轻重不同,一二天,三五日,即可痊愈。所以,当今之人,患了感冒,一不恐惧,二不丢人,偶尔患之,如女人月事,私下处理即可。
  回顾本人有生以来的感冒史,大大小小不知玩过多少场。幼时生命脆弱,如冬日的茄子,遇霜即蔫。而今年迈的母亲曾经数十次绘声绘色地摆起过我小时候一次惊心动魄的感冒经历,“要不是送医院搞得快,就完了”,云云。倘真那样,而今,天堂里多了个小鬼,人世间则少了一个给大家冲壳子的汪眼镜儿。
  这感冒故事,发生在我记事前,但经母亲反复讲述,历历如见。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感冒大概发生在五六岁时,我已能粗略记事。当时发烧,浑身无力,大白天睡在床上,一动不动。也许是烧昏了头,迷失了心智,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蚊帐顶,突然看到白色的帐顶上如放电影一般出现了影像,就像当时看过的《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黑白电影,没有色彩,且随着画面移动,居然有故事情节!画中,一群妇女在地里干活,一个小男孩在土坎上找他妈妈提什么要求,死乞白赖,妈妈被激怒了,折了一根树枝,追上来要打他,然后小男孩逃之夭夭,淡出画面。这故事,今天看来,颇为玄幻。而今思之,天可怜见,农村娃,没见过世面,烧糊了,见到的都是如此的乡土题材!更严重的是,我边看边指,给坐在床边的母亲胡言乱语地讲述看到的故事情节,母亲以为我大白天活见了鬼,吓得惊叫唤。全院子的婆婆大娘围过来看稀奇,叽叽喳喳,说什么的都有,唯独无人建议送医院!事后,迷信的人们认为,我在画面中见到的人将会不祥甚至有生命之忧,刨根问底,问我见到的那两娘母是谁。我凭感觉,说:“像是隔壁那刘大娃。”吓得那刘大娃母子很是萎了一大阵。在以后的成长经历中,这次经历曾数次动摇过我作为无神论者的信念,总怀疑我那次是真的见到了鬼!
  长大以后,骨头长硬,体质增强,如此惊心动魄而又离奇的感冒故事没再遇到过。读书十多年,不知浴室为何物,一年四季,皆洗冷水澡,也难得感冒。偶尔遇上,二字原则:死扛!不跟医生打交道。有道是,生命若弹簧,你弱他就强。这一扛,便是十多年,如此一根筋,居然无大碍,至今鲜活,从没死过一次!
  岁月催人老,随年龄增长,首先扛不住的不是身体,而是心理。尤其是看到一个个同龄人毫无思想准备地去饮了黄泉,心理底线崩溃,偶遇伤风凉寒,就自觉不自觉地往最坏处想,得个感冒,就直叫婆娘弄最好的吃,反正吃一顿是一顿了,自信不起来。渐渐地,跟大医院、小苍蝇儿诊所熟悉起来。感谢现代医疗科技,手到擒来,药到病除,每每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如灾后四川,依然美丽。感冒,最终没影响吃喝拉撒抽,坑蒙拐骗秀。
  最近,汪眼镜儿偶然发现一款治感冒偏方。
  上周,与下属学校几位校长到外县开会,车子坐得满满的,本人幸福地被两位女校长夹在中间,其中一位校长一路上咳咳吭吭,感冒整得不是一般地凶。一辈子智商低情商也不高、从不会讨好女人的我竟然说出了如此肉麻的话:“我多想为你分忧,希望你能把你的感冒传给我。”好事说不准,坏事乌鸦嘴,谁知一语成谶,两天后,我即头昏脑胀流鼻涕。犹如女人之不来,我顿感遭起了。而这时,不偏不正,接到那女校长的喜报:“谢谢汪教师,我的感冒好了,你咋个了呢?”听到我那嗡声嗡气,她笑了:“没想到效果恁个好。”
  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医疗感冒,治不如传。我卑琐地想,找点人来传将出去。这时候,接到了我的那位麻将“一元党党魁”的集结号,我感觉机会到了,异常爽快地答应。本人此生,优点是耿直,缺点是太耿直。麻将桌上,先告知大家,此行目的,而后高声说笑,大口出气。此麻局之后不久,接到一个电话,言未出而咳声到,千言万语,自在不言之中矣。而我,通过打针服药,已回归正常。对方不服,说:“不行,我也要找些人来,传出去。”又发出麻战邀请,本人婉拒:“俺已进入2014年休麻期!”
  看来,这感冒,如击鼓传花、空档接龙或传销,是可以如知识产权一般遗传继承的。当然,不能像非法集资,随意宣布抽身不干。如此回顾,那些因感冒而冤死者,大概是遭遇了人生严重的资金断链!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