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骟猪匠老李
发布时间:2014-12-17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许桂琼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骟猪匠老李的贪吃好色,远近闻名。如果听说哪里有好吃的,或者哪里有个女的特别漂亮,他是朝思暮想,一定要去吃了或去看了,心里才踏实。他还美其名曰:乡下文化生活贫乏,就只有这点乐子了,况且,孔老先生还说过:食色,性也。
  老李经常下村组去给猪儿看病或骟笼子猪。在自己工作的这一片热土,闭着眼睛都想得起哪一家有美少妇,哪一家有乖妹子,哪一家的人惹不起,哪一家的人可以随便惹。一天,正好有家人请他去给猪看病,主妇年轻漂亮,看起来还风情万种。他打定主意,今天要在这家多呆些时候,最好能蹭顿饭吃。
  原来这家的老母猪身上长了很大一个瘤子,得动手术把它摘除。主妇喊来了周围几个人帮忙按猪、打麻药。老李一边准备器械,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大家拉家常,把他在外经历的奇闻怪事都端出来,逗得主妇咯咯地笑。大家都说老李这人真有趣,见多识广。主妇无论如何要他吃了饭再走。这么一来,两人之间一下就走近了。留守妇女嘛,空虚,他想。等他把那肉瘤割下来,足足有三斤重。大家都觉得奇怪,这猪一直以来都是喂的青饲料,又没喂添加剂,怎么会长出这么个东西呢?七嘴八舌后,那几个帮忙的各自回家了。主妇想不通,用清水冲洗掉肉瘤上的血水再仔细看,粉嫩粉嫩的,就像她的脸。老李不由自主地把视线转移到她粉面含春的脸上,两个人就有了那么一点点默契。
  工作忙完,老李坐在小院里的葡萄架下喝茶。葡萄还没成熟,但一串一串的已经成形,让人后悔这母猪生病生得早了点,如果再晚点,就可以嘴里吃着葡萄,耳中听着柴草燃烧的哔啵声,鼻子里闻着灶间传出的肉香,眼里看着年轻主妇一会儿屋里一会儿屋外的柔美身影,心里呢,念着那一桌好菜,说不定……真美。
  正想着呢,主妇的公爹从地里回来了,热情地给他递烟,叫儿媳妇快端饭菜上来,饿了。他一下子像是跌进了冰窟窿里。
  大碗喝酒,大口吃菜,农家用柴草煮的饭,确实香,加上主妇的公爹热情,主妇又秀色可餐,老李一连吃了几碗饭,肚子已经胀了,但嘴里还想吃。本来就大的肚子,现在只有用双手抱着,就像顶了个大西瓜,爽啊,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老公爹年纪大,不胜酒力,满脸通红,站起来想进屋里去休息一会,不料打了个趔趄,摔倒了。他帮着女主人把老人送去休息,心里有点窃喜。他讨好地问这菜是怎么炒的,怎么会就这么香呢,还有那肉,脆脆的,咬起来有劲道,吃起来又香,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女主人微笑着说:“不是我手艺好,一呢,是我们农村人,用柴草煮饭,火大,饭香,二呢,今天这肉好,所以菜才这么香。”
  “在哪里买的肉呢,这么香?”。
  “就是你刚才从我家母猪身上割下来的呀,我觉得丢了可惜,毕竟是猪身上的嘛,就试着炒来吃了,没想到还好吃!”女主人自豪地说。
  他望着这张秀色可餐的脸,想到吃下的是猪瘤,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拔腿便往院外跑去。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