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那对金鱼儿
发布时间:2014-12-01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陆万全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一对金鱼儿一个玻璃缸,花去了我500块钱。
  这招致妻好一顿唠叨。她先数落我花钱泼,“唉,大半个月工资啊!你心一点儿不痛呀?”继而直刺我的心窝子,“瓜娃子!你以为它们当真就能给你把事情办好?!”最后她简直恶言诅咒, “没得用的东西!自己都不晓得能活到哪一天,还要拉两个小鬼崽崽垫背。哼!它们不会长久的!”
  我只好缩着头忍气吞声。又要评定职称了,我确实指望着把它们派上大用场。我心中有数。
  一天,我下班回家,伟伟象展翅的小鸟儿,老远就朝我飞扑过来。“爸爸!爸爸!我刚刚给金鱼儿喂好吃的啦!”
  “什么好吃的呀?”我抱起3岁多的伟伟亲了又亲。那对金鱼儿给我沉郁的生活平添了些许希望,就像暗夜里绝望的人瞅着了一颗星星。我怕伟伟碰坏了玻璃缸委屈了金鱼儿,便放下他就急火火地奔到写字台前。
  不看则已,一看我惊呆了!两尾可爱的小金鱼儿扇动着美丽的裙裾,在玻璃缸内忽上忽下、忽前忽后飞快游动,碰撞得里边的水藻上下翻腾,一会儿双双肚皮朝天不动了。
  “伟伟!你喂什么了?”我大声吼道。
  “我喂了味精、盐巴,它们吃得高兴哩!”他很得意。
  “还高兴呢!都翻白了!”我带着哭腔,鼻子酸溜溜的,眼泪鼻涕差点儿涌了出来。
  “我叫你喂!”“啪!”我顺手在他屁股墩上重重地刷了一巴掌,又抬脚飞腿将写字台边的小凳踢到了一边。
  伟伟“哇——”地一声哭了。
  我心里,一种难言的滋味在蔓延。掌管评定职称的李主任在我眼前突然闪现,又突然转背而去,像星星一下子隐进了夜空一样。
  伟伟一边揩着眼泪,一边抽噎着说:“爸……你说……李主任……吃得好……长得胖嘛。金鱼儿,只喝水……
  “它是人吗?!它能像李主任……”我气极了,又一时语塞。我心里后悔莫及,害死金鱼儿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我深深地勾下了头。害死金鱼儿事小,引错伟伟们就大了。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