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老 屋
发布时间:2014-12-01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柳芽子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父亲已经去世多年,年近七旬的母亲依然坚持住在乡下,任凭我们四兄妹怎么劝说,她也不肯搬来城里居住,偶尔进城住个十天半月,她便吵着要回乡下老屋。
  乡下老屋是泥墙瓦盖的旧屋。一遇刮风下雨,到处灰尘满地,漏雨四溅。母亲便一次次吩咐几个孩子回去给她捡瓦补漏,收拾屋子。这样的次数多了,孩子们难免有怨言。弟弟抱怨说:“老娘,你就不要住这老屋了,还是去城里住吧。”母亲不搭理,继续做事。
  老屋的屋后有一块自留地,地里种有核桃树、柚子树、橘子树、梨子树等,还种着南瓜、辣椒、西红柿等新鲜蔬菜。菜地旁边是一大片茂盛的竹林。这里确实是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是母亲跟父亲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也是我们四兄妹长大成人的地方。
  我们每次回去,母亲都很高兴。进入村子,一阵狗吠声之后,便看到母亲站在老屋的院坝里,向外张望,看到孩子们的身影,便一脸喜色,远远地呼唤孩子们的乳名……
  母亲给我们张罗了各种乡土特产。玉米,红薯,山蘑菇。为了找到更多的蘑菇,她总是一大早就起来,走很远的山路,露水把衣裤也弄湿了,我们总是担心她的安全,她却乐此不疲。有时运气好,找回的蘑菇装满一个大盆子。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地吃山珍野味,母亲就满脸幸福。我想起小时候,那时家里只有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老爱出问题,经常看不到画面。遇到电视出故障的时候,几兄妹就发牢骚:“什么破电视”、“丢了算了”……母亲就经常背电视去镇上修。无论刮风下雨,或是毒日当头,她都要把电视背去修好,再汗流满面地背回来。看到孩子们开心地看电视,母亲也是这样的满脸幸福。
  我最喜欢逛的地方,便是老屋后的自留地。小时候粮食不够吃,肚子饿了,便去那里寻觅食物。一条黄瓜,几个番茄,或者桃子,梨子,核桃、地瓜之类,去到地里,总能有收获。如今的菜地还是那么生机勃勃,只是地边两棵梨树已经老了,只有几枝树丫还有绿叶。那棵毛桃树却不见了踪影。我问母亲,她说:“早都砍了。枯死两年了。”想起那满树的毛桃,虽然个小,但成熟了的毛桃,脆甜脆甜的,是我儿时最爱的零食。满满一大树,可以让我们吃一个秋天。地里一棵橘子树老了,被风吹断,倒在地里。母亲力气小,没能挪出来。我找出砍刀,戴上手套,挥刀砍枝丫,再把枝丫拉到土埂边。然后把花生地里的草拔了。大风大雨多,梨子掉了不少,母亲便叫我把树上的也摘了。看到葫芦藤上挂满大大小小的精致葫芦,母亲很兴奋,说这是小弟叫她种的,他要用来画画,制作艺术品。小弟爱画画,经常在一些司空见惯的东西上描几笔,那东西便成了一个艺术品。种这些葫芦可费了母亲不少心思,今年收获了好几十个。母亲为儿子种出了满意的葫芦,就像为儿子实现了一个梦想一样开心。年老的母亲住在乡下,依然能为孩子做些什么,她就觉得自己活得有价值。
  老屋前有一口古井。井水清甜甘冽。母亲一直是用竹竿挂水桶打水。这种古老的方式既能锻炼她的身体,又能随时清理水里的杂质,保持水的清洁。我们也喜欢打一桶水起来,喝几口,洗洗手,冲冲脚。那是夏季的一种享受。就算寒冷的冬天,也喜欢用井水。因为井水是温的,洗着特别舒服。即便现在已经安装了自来水,我还是喜欢拿起水桶到井里打水,那种感觉很特别。发现提水的竹竿已经破了,我便拿刀去竹林里砍了一根不大不小的硬头黄竹子,把枝丫剔干净,在大的那端打两个洞,用绳子绑在水桶上。母亲看着新做的提水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准备回去了,母亲便会给我们装好土特产。有核桃、花生、水果、豆子等,分成几份,一个子女一大包。看着孩子们欢喜而贪婪地吃着,母亲就会很开心,很幸福。在她心里,孩子永远是贪吃的,也永远需要母亲的关爱。
  我现在才明白,母亲不愿离开乡下老屋,她是要给孩子们保存一个老家,一个可以寻根的家。孩子在城里奔波累了,可以来乡下散散心,钓钓鱼,吃环保蔬菜,新鲜水果,享受大自然的清幽。如果她离开老屋进城居住,就再没人愿意回去维修那老屋,那泥墙怕早就垮了。我们又在哪里去寻那充满爱的温馨老家呢。
  见母亲这样爱老屋,今年春天,大哥便回去翻修老屋。泥墙拆了,建起了砖混小洋楼。安装上一切城里具备的设施,让母亲既能住乡下,又能享受城市的便利生活。
  乡下老屋,因有了母亲的身影而充满生机。它蕴藏着母亲对孩子的爱,蕴藏着孩子对母亲的牵挂。我们不得不定期回到老家,看望母亲,亲近自然,体味那悠闲的乡村生活。我们因此有了一个老家,多了一份乡情。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