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一棵桉树
发布时间:2014-11-25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秋实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我们学校的前身是光绪年间修建的和尚庙。古老破烂的房屋在十年前就被拆除干净了,取而代之的是白墙红瓦的新房子。古老的用石板紧紧拼成的院坝和天井没有改变,用石礅摞起的阶沿没有改变。就在这石天井的东北角上,生长着一棵奇形怪状,却是风姿异常的桉树。
  这棵桉树高三丈,离地面五尺的树身直径二十八厘米。离蔸三尺高的一段树干没有外层皮,这是被碰撞摩擦弄掉的。树干微斜,树丫像一个倒八字,树叶茂密,四季常青。远看这棵树,它像斜挑起的两把绿绒大伞。走近一看,不由得叫人惊讶。它全身均匀地裂开又深又粗的口子。每条口子像螺纹绕着树干上升,总要绕上一周多才能到达树干分杈的地方;二三指宽一条的树皮随着裂口往上爬。每条树皮上有许多裂痕,就像正在攀登悬崖绝壁的勇士,挣扎着向上,已经弄得遍体鳞伤,血迹斑斑了。
  这棵桉树使人惊讶的不仅是它的皮,还有它的蔸。它的蔸周围没有一点泥土,只有坚硬的石板。从蔸长出扁扁的一块,形似倒扣的面盆,大如汽车轮。这一块在吞噬周围的石块,有的被它吞去一部分,有的被它完全吞掉了。离蔸一米五远的石块被它拱得老高。
  想起这棵桉树的皮,我眼前就会浮现出它艰难生长的环境。它坐落在小天井里,有两方紧挨两丈高的房子,高屋遮住了它的阳光雨露;它身处阶边屋角,好多次撤屋建房,一次又一次地撞伤了它的腰,频繁的搬材运物,一次又一次地压塌了它的身……它吸取少量的雨露,得到不多的阳光,承受着沉痛的创伤,佝偻着矮小的身子,奇迹般地生长着。身上曲曲环环的裂痕,重重叠叠的斑纹,是对一生艰难生存的描述,是对一次次痛心创伤的记录。
  想起这蔸,就会想起它受到的折磨与痛苦。听说在四十五年前,这棵桉树在这里落户,它长了三四年都好像没有长高。不料竟招惹人提起刀要把它砍了,旁边有人劝阻道:“它没有妨碍什么,砍它干什么?还是不砍算了。”这棵桉树才幸而存活了下来。望着它的蔸,我仿佛看见在阶边屋角的小桉树,人们不经意地碰撞它,它摇晃不定,难以站稳弱小的身;它脚边没有泥土,只能把根慢慢地伸在石板上;小学生踩着它的根跳跃着、奔跑着、欢乐着,而它只能默默地经受着折磨,无言地忍受着痛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它长在石块上的根便被踩成了扁扁的奇形怪状的蔸。
  我看着这棵按树,就会想起很多。这棵树没有魁梧的身材,华丽的外表,但它有顽强的生命。
  我想起这棵桉树,就会很受感动。我感动于它的生命顽强、形状奇异、毅力超凡。与此同时,我会产生怜悯之心、尊敬之心和赞美之情。我怜悯它的命运多舛,遭遇不幸,经历难熬。我尊敬它的生命、品质和精神给人以启迪和振奋。我赞美它的生命何等顽强与蓬勃!它的品格何等宽容与大度!它的形貌何等令人兴奋与快乐!它的诠释生命意义何等正确!它虽不是树中“美女子”,但它是树中“伟丈夫”!它算不得树中美男子,但它却是树中“不倒翁”!
  想起这棵按树,我会明白许多。
  我明白了“疾风知劲草,岁寒知松柏”的真正含义。困难在强者面前没有意义,死亡在勇士面前失去了威胁。
  我明白了“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的真谛。环境锻炼人,环境也培养人。恶劣环境中孕育着美,恶劣环境中出奇迹。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