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拎着爱去往天堂
发布时间:2014-05-12 09:48 来源:资阳日报 陈新 阅读次数:3524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多像电影镜头中的叫花子。
  烟雨泥泞中,一个瘦削而头发焦枯的农村女人,走在深没脚踝的稀泥烂浆里。
  一手拄着一根木棍,一手拎着一个网兜。
  网兜不沉,但却拎得很吃力,拎得很愉悦。
  颤颤巍巍地走向那个她久违了的,琅琅书声如阳光暖心的地方。
  ……

  这个像叫花子一样的女人,她是我母亲。
  这一幕如电影镜头般的场景,20多年来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我脑海中播映,在我睡梦中重演。而每次播映或重演,都如催泪弹,让我情不自禁地涌出泪花,模糊视线。
  母亲毕业于四川财经学院(现西南财经大学),跟央视曾经的著名播音员罗京的父母是同窗。母亲因爱上身为军医的父亲,且随父亲转业回乡,从此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妇,变成了五个孩子的母亲。
  母亲生于殷实之家,祖上有田地、工厂。抗日战争爆发,外祖父变卖商产,买飞机支援前方将士抗日,自此家道中落。
  一朵生长于城市里的娇花,从成都市移栽至南充县大通公社农村后,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也让她与娘家人的关系形同决裂。
  独自馥郁,难成风景。虽然一直都有一颗高傲的内心。入乡随俗既是生活的无奈,更是坚守的笃定。
  因而曾经的大家闺秀被烟尘浸染,变得外表粗励,布衣粗服,食不果腹。
  最令人痛心的是,岁月剥蚀外表剥蚀青春与容颜之时,水土之异,粗茶淡饭,拖儿带女,扶老携幼,也让母亲落下了胃病,做了胃部部分切除手术。
  自此,九死一生的母亲再不能干重体力活了,成了彻底的家庭妇女。
  一家七口人,只有父亲一个人挣工分。贫穷如刀,摧残着我们的幸福,割裂着母亲的健康。自此,母亲便在父亲的强势中谨小慎微地生活,昔日的千金完完全全演化成了轻贱的女仆。
  马年春节,回老家祭祖,突生的念想,让我去废弃的老屋找寻儿时母亲自娘家带回、给我们玩儿的翡翠。陈年的积尘中,一个颓然出现的物件让我泪流满面。
  一个紫红色的,皮质已经破败、拉链已经无法使用的手提袋。这是母亲曾经去大通场赶场时总是拎在手上的手提袋。这个手提袋里,曾经装过贫穷家境里可怜的零食,以及母亲汹涌澎湃却又十分无奈的爱。
  一个锅盔,或者几粒炒花生,或者几粒香蕉糖……
  每当母亲从场上返回,笑颜如花地出现在屋后的小路上时,我们便扑上去翻找起她的这个手提袋来。鲜活的记忆里,纵然是一个锅盔分成九瓣(我们小家七个人一人一瓣,外加公公、婆婆一人一瓣),我不过只能分得其中如手指宽那么一绺;又或者母亲所买的炒花生,一人只能分得一粒,甚至是半粒;所买的香蕉糖一人只能分得一颗……但母亲慈祥而又心酸地看着我们美美地吃这些零食的情景,却是那么厚重而博大。
  这个破旧的手提袋,也曾经装了我和兄妹们童年多少梦和企盼啊。
  岁月阴翳,吃不饱饭,且无药治病的母亲健康每况愈下。终于,她身体差得再不能赶场了,就连在屋后小路上走走,也得拄一根棍子才能勉强进行。
  然而,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正在高中教室里认真地听课的时候,却突然看到窗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朝我笑。
  她衣衫缀着补丁,右手拄着一根棍子,左手拎着一个网兜,网兜里装着一个有盖的搪瓷盅盅。
  “班长,这是哪个?是你们生产队的?”同桌,一个父母在医院工作、平时异常高傲的美女看到窗外这个叫花子一样的村妇在盯着我笑时,肆无忌惮地问。
  曾经,班上有一位男生,其母前来看他,因嫌母亲寒酸,怕丢自己的人,而对同学称其母是生产队里的社员,他的谎言后来被来自同村的同班同学戳破,成为笑话。想必此时美女同桌如此问我,是有心戏谑。
  “不,她是我妈!”
  “你妈可真土!像个收破烂的!”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没理会同桌的话,而是给老师请假后,径直走出教室,也没管身后传来同学们的各种议论和唏嘘之声。
  “妈,你怎么来了?”尚未等母亲开口,便责备起她来。
  出了门,站在母亲面前我才发现,同学们的嘻笑声真是在一瞬间让我觉得母亲给我丢人了。当然,这跟我不会称她是我生产队的社员无关。事实上,我的话中也含有心疼她已经病入膏肓的身体。
  “儿子,你爸今天买了一笼猪心肺炖萝卜,说给我补身体,我想到你正长身体,缺营养,妈便给你送了些来。”
  母亲有气无力的话,努力绽放却又如同被阳光晒蔫的微笑,让我一下子涌出了泪:“妈,你自己吃嘛,你的身体这么差呢……”
  “没关系的,不要担心我。学校不是离家不远吗?”
  学校离我家是不远,不过4华里。但这对一个气息奄奄、走路十分吃力的人来说,却无异于天涯。
  然而就是这一次母亲到学校看我,却永远储存进了我大脑的“芯片”,铭刻在了我以后孤独成长岁月的回忆里,和泪水涟涟的梦境中。
  母亲将那一搪瓷盅猪心肺炖萝卜交到我手里后,又踩着蹒跚的步子,拄着那根棍子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谁知,在路过场口时,泥泞没踝的路却滑倒了母亲,她被摔得吐了血,摔得昏迷过去。所幸有一位好心的大妈见状及时扶起她来,又掐人中,又呼喊后,她才捡回了一条命,但可能内伤太重,又无钱医治,不久后母亲便告别了人世。
  扶老携幼,经风历雨,积劳成疾且潦倒的母亲,生命昙花一现地在她49岁那年去了天堂。一抔无情的黄土从此掩上了她曾经华丽多彩的生命画卷,而留给我的,是一个永不磨灭的剜心的镜头。天空阴霾,都市的喧嚣撵不走思念的跫音。母亲,从此葬在了我的灵魂深处。
  时光荏苒,母亲离世20余载,我再没听过那熟悉的声音亲昵地唤我乳名,那温馨的气息亲吻我的脸颊。沐富贵,浴奢靡,更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在象牙塔里挥洒风华。母亲,你怎就如此婉约,如此柔弱?
  承欢绕膝,依其侧,寐其怀……谁没这种沐浴母爱的情结?可是母亲,你对我的爱在哪里呢?一直爱我的你,怎舍得抛下少年的我从此不管,让我在爱的世界幕天席地孤独成长?
  栀子花冉冉芬芳之时,又一年的母亲节到了。
  伫立空前,看到一簇簇康乃馨在街上流动,一泓泓爱如清泉蜿蜒。音容宛在,梦境难真,我的视线再次浸润。
  扼腕之痛袭心,不由泪眼相问:“妈,你在天堂还好吗?”
  车水马龙的喧嚣中,找寻不到一丝一毫我需要的答案。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_4)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安岳启动县委第二轮巡察工作
安岳县城管局“四个突出”深化“亮…
安岳县城市管理联合执法大队组织召…
安岳县工商局扎实推进“两学一做”…
安岳县岳阳镇多措并举扎实开展环保…
安岳县开展生育关怀—微笑明天服务…
安岳集中整治夜市摊点
刘怀笔率队调研督导驯龙镇应急饮用…
  热点新闻
 
安岳县国税局干部喜获主题教育活动…
安岳县召开成安渝高速公路(安岳段…
成安渝高速安岳李家段发现大型古墓…
安岳县召开内资遂高速公路收费站风…
安岳县关刀桥水库开工动员誓师大会…
安岳县广泛征求广大干部群众对县委…
许志勋在调研城建重点项目时强调:…
安岳县第一期少年儿童曲剧传习班正…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网站统计
主办:中共安岳县委办公室   承办:四川党政网安岳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28-24533094 电子邮箱:anyueadmin@163.com  你是第 11995876 次访问网站!
蜀ICP备05031270 川公网安备 512021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