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何 顾 问(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3-06-17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马魁武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2004年,为编写卫生志有关章节,我到市郊一家精神病院采访。在办公楼前,我遇见一位老医生,他身穿笔挺的白大褂,端正戴着白帽,腋下还挟着一个文件夹。我按医院的习惯和他打招呼,称他为老师,他却皱皱眉,问我:“你不认识我吗?”
  “你?……”我想了半天,忽然眼睛一亮,他不就是原郊区县的何书记吗?记得1999年,为了庆祝县里取得的巨大成就,他还搞了一个盛大的阅兵式,轰动了市里、省里。那天,全县武警、公安、基干民兵,甚至机关干部,都列成方队接受他的检阅。我虽未目睹现场盛况,却在该县举办的图片展上,见过他站在敞蓬车上挥手前进的大幅照片。
  “想起来了吧?”
  我连连点头,并急忙握住了他的手。
  “我说嘛,方圆百多公里地面上,谁不认识我呀。”
  可他怎么在这儿呢,还穿着医生的白衣?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说,他历来关心精神病防治工作,退休后他便担任了这儿的管理顾问,算是发挥余热吧。
  原来如此。
  “那你是?……”何顾问盯着我手中的公文皮包。
  我连忙掏出市志办的介绍信,并向他说明了来意,他听后高兴地说:“写历史,好,好,我的事也该写写了。”
  “这……我并不专写个人”我觉得他误会了我的意思。但他不容我解释,只示意我跟着他走。我转念一想,这也是采访的机会,便随他拐进一座大花园。这里是病人活动的地方,三三两两穿条纹服的人,在草坪上或坐或躺,有的还对着花儿谦恭行礼,有的望着蓝天扮鬼脸、吐舌头,还有个女病人嘻嘻笑着,孩童一般在树丛里钻进钻出。我没见过这么多精神病人,心里有点发怵,正想加快脚步,忽见病人的表情都老实起来,有的还往一边退缩,那模样,就像童话片里小动物遇见了百兽之王。我正纳闷,何顾问转头一笑:“他们多数是本地人,认识我……”言语中,似乎露出一丝得意。
  穿过花园,走进一间紫藤覆盖的小凉亭,他让我在石桌旁坐下,似乎忘了讲他自己的历史,却翻开文件夹,指着一份名单说,他重点管理的是这几个重症病人,每天他都要到这儿巡视。他抬起胡子拉碴的下巴,示意我看角落里一座门窗紧闭的小平房,说病人就住在那儿,有科级、副科级干部,还有老上访户,他们有的写匿名信告他的黑状,有的煽动群众闹事。有人从政治上对他们上纲上线,但他不同意,认为这些人不过是精神上有毛病,于是他让人把他们送到这儿来,以得到及时治疗。据院方说,原来这些病人经常吵架,甚至撞门砸窗,可他到任后,这儿便安静下来了。
  “你听听,有声音么?”他用肉滚滚的指头指着小平房。
  我细听了一会儿,确实没听出什么声音。
  “并不是我有威信,而是措施正确。”接着他慨叹说,这里的医生只知道开药处方,就事论事,不懂得做思想工作,本来精神病就是思想病,必须改造病人的思想,所以他曾向院方建议,每月汇总这几个病人的思想状况,有针对性在制定治疗方案。虽然他不能接触病人,但他的建议显然是起了作用的。
  “唉,要是我早点来就好了,这些人说不定早出院了。”他叹着气说。
  正在这时,一名护士来请他去吃午饭,他和颜悦色地问,有没有红烧肉?护士用双手比了个大碗的样子,夸张地说,有,好多哩。他一双小眼晴立刻笑成了碗豆角,竟忘了我的存在,将文件夹一挟,走了。
  后来,我很好奇地向院长打听这位何顾问,院长一笑:“啥顾问,是上面哄他来治病想出的主意……”
  “他是病人?!”我吃惊不小:“啥时发作的?”
  “搞阅兵式时他就不正常了,但上级不许人说,同级也不好说,下级更不敢说。虽说他后来赋了闲,但一直拖到2002年退休才送到这儿来。”院长摇摇头:“耽搁了,耽搁了……”
  我还是想不明白,又问:“他不是还管着重症病房吗?”
  “那是他臆想出来的,其实是一座空库房,空的……”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