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李矮哥轶事
发布时间:2010-09-01 信息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李矮哥家住沱江河边燕窝塘。说来矮哥不算矮,垫起脚板1.53米。解放那年矮哥才8岁,父母先后去世,留给他十亩薄地一座瓦房。父母甩手便去了,却把地主帽子让给矮哥戴了几十年。大搞阶级斗争的时候,矮哥正是青春年华。陪斗,游街使得矮哥更矮了。婚事象一只放入水缸里的鱼漂,眨都不眨一下。矮哥进屋一把火,出门一把锁,光棍一条。

  矮哥识文断字,书读至《左传》,在村里算是一位落难才子。他时常帮东家写封信、替西家立个约什么的,也落下些好人缘。那年刚给矮哥摘了帽,有人便急急忙忙给矮哥介绍了一位两个孩子的寡妇。大家都说,一个干柴,一个烈火,此事定能办成。手续未来得及办,人们便把他俩推进了房间。不料,第二天,那寡妇便哭着跑了。好心人问其个中原委,那寡妇答曰:“他死猪一条!”从此矮哥又落下一个绰号。矮哥不急不恼,他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我是真资格。”

  实行责任制后,矮哥种了8分土的蔬菜。一年四季,他每天天刚麻麻亮便提着菜篮过江,在小镇上把菜卖个好价钱。然后馆子里一坐,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吃饱后便悠哉游哉来到文化茶园泡上一杯“三花”,海阔天空吹壳子。矮哥记性特好,爱看川戏,天上地下,唐三千宋八百,凡是矮哥看过听过的,都能吹得头头是道,有眉有眼。他爱吹就有人爱听,于是乎矮哥的周围总围满了人。自娱自乐,不取分文。只要矮哥的影子在街头一晃,人们便争着喊:“给矮哥泡碗茶来!”

  那年搜集民间文学,矮哥倍受器重,县里的文化干部把他邀为座上宾。矮哥果然不凡,一连三天,他竟吹出了二十多个传奇故事。有人说,矮哥时来运转了,怕是要被破格提拔。矮哥听了笑笑:民间文学的生命在民间,吹壳子解闷祛乏而已,可不能当饭吃。矮哥虽未被提拔,但他的大名确被收入了砖头般厚的书里。

  矮哥为人正直,心肠热。他时常在文化站借些书报杂志阅读,视野自然开阔。方针政策、新法育秧、柑桔保鲜、猪牛防病他学会不少。村里村外常常有人跑去请教他,他从不推辞,尽其所知一一讲解,成了村里的百事通。前年村里人在供销社买回一批碳胺,挑回后一称,一包整整少了两斤半。人们跑去找矮哥说这事,矮哥义愤万分,说:找他们去!矮哥领头,人们挑了肥料径直向供销社主任办公室走去。主任陪笑脸又变哭脸,说这批化肥都不够,是化肥厂的责任。矮哥更是气得不行。你个国家单位,坑害农民利益,一包肥料竟少两斤半,胆子不小。矮哥定要抱打不平,为民请命。他熬了一个通宵,向省报写了封投诉信。不久报上刊出这封读者来信,并附有调查报告。矮哥为民出了气,他在全乡名声大震。人人都佩服他,连乡干部看到他都要主动打招呼了。

  矮哥落下了好名声,但不骄不躁,仍是每日卖菜为生。无牵无挂,烟酒不沾,只好吹壳子。每日迎着晨雾来,踏着薄暮归,快活得象神仙。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