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蝉之忆
发布时间:2010-08-26 信息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那一日顶着烈日回老家,刚下车,一声刺耳的蝉鸣之声顿时充次于耳膜之间,一时的不留神,思维也变得反应迟缓,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是来自一种名叫蝉的生灵。久居城市之间,几乎快忘却了夏日还有蝉这样的生灵存在。那是这个夏天第一次听到它们的声音。

  蝉对于我成长的整个童年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孩子的天性是活泼、好动又贪玩、调皮的。儿时好似总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热的,放得暑假,一群小孩总有自己的玩法。尽管父母长辈们总是管着孩子不让出门,怕热出病来,可我们一群孩子是不会乖乖听话的,三三两两,早早相邀,偷跑出门,我们是去找蝉的壳去了。在中药里面,蝉的壳能治病,所以蝉的壳是可以拿去卖来换钱的,对于乡下长大的孩子来说这是一种能够拥有零花钱的方式。所以尽管太阳晒得火辣辣的,我们也总是乐此不疲的去收集那些透明的轻得几乎没什么重量的蝉壳。有时为了增加蝉壳的重量,我们也会调皮地在壳上面弄一些泥,或者在蝉壳的腹中装一些石子什么的。

  在寻找蝉壳的过程之中,偶尔会有一两只倒了霉的蝉会落到我们的手中。调皮的我们总是会想着花招来捉弄它们。有时我们会把它用绳子绑起来,让它逃也逃不掉,任它在那里声嘶力竭的呼喊救命,它们的嗓子本来就是沙哑的;有时我们会用什么东西把它罩住,遁逃不得,贪玩的我们时常忘了它的存在,就那样把它遗忘在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落在我们手里的蝉偶尔也会有幸运儿的存在。在太阳初升的清晨,偶尔会逮到一两只刚蜕完壳的蝉。刚蜕完壳的蝉还是泥色的,可能是久居地下成长的缘故吧,又或许是用这样的颜色把自己和大地的颜色融为一体,以保护初生的自己吧。它的四肢还是软软的,站不稳脚,翅膀也没有长硬,在把玩的时候,我们会慢慢发现它成长过程的变化。看着它身上的颜色慢慢地由泥色变成黑色,看着它慢慢能够站得稳脚,能够慢慢独立地爬行,能够慢慢地张开自己的翅膀直至飞起,能够慢慢地用它特有的嘶哑的嗓音从试着小声地鸣叫到放开自己的嗓音肆无忌惮地大声歌唱……整个的过程都让我们充满了好奇,充满了惊喜。这是一件极其有趣的事,是值得我们花费时间去慢慢等待它的成长的吧。此时的我们变得异常的安静,好似在成长中变得强硬的是我们自己一样,感受着成长的力量。

  咿咿呀呀的蝉鸣之声在耳边回响,声音该是打扰人入睡的吧,又何况是天生嗓子就沙哑着的蝉?可是他们的声音却有如摇篮曲一般的功能,听得人昏昏欲睡。一声、两声、声声入耳,此起彼伏,抑扬顿挫。摇篮曲是悠扬婉转的,让人心神宁静,从而让人得以安然入眠。把蝉声比作摇篮曲似乎又有那么些不恰当了,因为他们的嗓音实在是不似鸟儿一般的悠扬、婉转、动听。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