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同学会
发布时间:2010-07-15 信息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一直认为只有读过初中以上又难得在一起的成年人才开同学会,可前不久我去朋友家作客时却大跌眼镜:原来两口子正在郁闷---刚上初中没几天的宝贝女儿,理直气壮地要了钱,参加小学同学会去了——集体打电玩。

  我在捧腹大笑之余,不忘给哭笑不得的友人算了笔账,如果他们的乖乖女大学毕业,再读硕士博士加上培训学习之类,一年12个月每月都有同学会恐怕还不止。说得无可奈何的两口子不由笑了。

  同学会,老话题。

  因为包含了太多学生时代的回忆,同学会被公认为是现代人联络感情的一条重要渠道。

  同学会,应该是和谐、轻松、浪漫的聚会,改革开放以来,各种各样的同学会逐渐增多,话题也逐渐增多。

  想想,同学一场,毕业分开,各自一方,难得一聚。要想在一起畅所欲言,过去未来、工作子女......随心所欲,要的就是一个场合——同学会,恰好就是提供这个相互再接近的难得机会。

  在多次参加同学相聚后,我深感钟汉良的《同学会》唱得实在:“记得当年我们啊,理想说不停,如今JACK有孩子结了婚,而ROSE看破红尘;我的同学不再是同学, 是孩子的爹;我的同学他一家五口,反复吃喝拉撒睡;ANDY忙着玩股票,JEAN拉保险有一套,我的同学都不再单纯,只有老师没改变。”

  的确如此。

  1994年春天,接到高中同学来的电话,要我务必参加在西林寺举行的同学会,说请到了班主任,还神秘地告诉当年班上的几大美女都要来。20年少有见面,想同学们或多或少有些变化。结果去了,场面热闹,男的攀比工作和薪水,女的攀比外形和老公。没过多久,除全班年龄最小的我和昔日的两位班干部在与班主任摆龙门阵外,其他同学哥们分别在卖弄嘴皮跟女同学套近乎,只恨得我咬牙切齿。中午喝酒,轮到我敬大家时,大多数男同学已是三心二意,酒不醉人人自醉,已经陶醉浪漫里。我只好恭维身边清醒白醒、已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的女同学们,却被她们灌得大醉。从此怕了,凡接通知,都推采访,惹不起还躲得起。

  2002年夏天,经不住电大同学的数次相邀,回内江一趟。先去晴风茶楼喝茶。几十个同学中,以据说下深圳找了大钱、脖子上挂着小指粗金项链、叼着中华烟的江某声音最大。他大声武气地显摆自己开的公司,身边同学被他吹得一愣一愣的,好些茶客厌恶地纷纷远离。我坐远处与他人聊天,见此情此景如同当年看春晚赵本山小品——《同学会》一般可口可乐。不料江某大嗓门找上门来:大记者,写篇报道哇,送你一条中华。公共场所,不便反击,笑道在座同学人人一条如何。江某哼哼哈哈,十分尴尬,不再牛B。却没了兴致,饭也不吃,找个借口,悄然离去。

  前年秋天双休日,十年前省委党校本科班的同学相约去游沱江,让人耳目一新,当即答应。我参加过的那些同学会,不是喝酒唱歌打牌斗地主,就是拉关系托帮忙找门路,老一套,没新意。不料同学中居然也还有雅士。那天秋高气爽,蓝天白云,一行十余人,在东门河坝上大木船,沿江而下,沿途空气清新,两岸景色美不胜收,人人叫绝。间或戏水、品茗、磕瓜子、聊天,自自然然,轻轻松松。更绝的是,在一滩头下船,带了锅碗,升了火,煮抄手吃,同学们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其乐融融,胜过在酒店宾馆喝酒吃大餐,为我所经历过同学会中之最高境界。过了好久,不能忘怀。

  今年国庆前夕,接当年曾一同培训三个月并担任班干部的同学来电,此君很有派头地安排说节日期间开同学会,要我通知他人等等。当时我正在主持开周一编前会,接听不方便又不能多说,请他找别人,但明显感觉对方不高兴了,我想熟人熟事会理解,没当回事。不料几天后与这位昔日的班领导相遇,上前解释当时的情况时却遭遇对方一脸冷漠,鼻子哼哼,连话都无。气得我扭头就走,自嘲真是自作多情,便发誓绝不参加当年那个班的任何活动——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何况同学一场,为何要处处显示出那种并不存在的优越感呢?

  窃以为,同学会,就是同学相会,不说职务高低,不讲富贵贫穷,不谈是是非非,为最高境界。

  同学会,传友情。初中同学老黄,而立之年英年早逝,谁也没料到当年与他同桌那位家境不好的兄弟小王,虽然一直在全国各地跑销售,挣钱供养家糊口有余,但却悄悄帮助黄家两个子女从小学读至大学毕业,直到参加工作,令人敬佩;高中同学李某从事建筑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为小城一富,且耿直大方,同学有求必应,毫不犹豫,却被小人钻了空子,同年级的一杂皮找上门去,诉说父母住院困难,他想都没想就借了两万元,结果那厮一去不复返,他不后悔,只遗憾地说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叫人反思;党校同学谭某,得知当年组长老钱住院没人照顾生活,主动承担了长达一月的做饭送饭义务,让人赞叹。

  同学几载,容易有故事发生。其实潜台词也有那么点儿戏谑般的暧昧。俗话说,同学会,暗七对,拆散一对是一对。我听了不少也看过不少,但真正要发展到离婚再娶再嫁的,几乎没有,玩的不外乎是心跳。同学小林,当年校花,十年后仍魅力不减,回头率高,参加聚会更是被人追捧,就有同班初恋情人A君想重温旧梦,电话短信、玫瑰咖啡,小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关键时刻,不上错床,让A君半年后选择撤退,还不忘感叹妹妹高雅;同学老张,当年帅小伙,人到中年仍一表人才,家有贤妻乖女仍多情花心,培训班同学几次相聚,他便花言巧语加大把花钱,终于拿下念念不忘、娇小玲珑的B女,暗渡陈仓两年多,最终远在新西兰读书的女儿出马,无数越洋长话方唤回识途浪子——要害是,小女人在花了老张几万块钱后,只字不提离婚的事,终让他心灰意懒。故事多多,可写本书。

  这些年,涉及同学会的话题中,既有让我敬重的见闻,又有让我讨厌的镜头。

  身边一对老年夫妇,他们参加四十年代的大学同学聚会时已是八十高龄,那一天,男西装革履女旗袍高贵,由儿子开车送去,非常庄重,令人难忘;认识一位摆小摊的下岗工人,同学会那天,他吹了头发,换了衣服,擦了皮鞋,不卑不亢地骑自行车去了,十分自然,让人尊敬;八十年代初与我一起在成都培训半年的一位兄弟,当年极不起眼,如今开了数家公司,家产几千万,悄悄资助了20名贫困学生读书,但大家相聚时仍平平淡淡,从不张扬。

  见过当了七品芝麻官的接手机,绝不离席,拿着电话指挥秘书或部下开展工作,声音不大但足以保证在座的能够听到,语气坚决、表情威严且带一丝厌倦,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也见过当年成绩差、穷得响当当抢着买单的同学,其实他要提醒大家的是像我这样的人也是可以混出来的;还见过开了宝马车来赴会的,酒席一结束,站在大门口趾高气扬地表示愿意送每一位同学特别是女同学回家,一副情深义重不忘旧谊的样子。

  同学会,也是人生一舞台。

  其间,各种角色都有,演绎的是一出出不同而又活色生香、有滋有味、丰富多彩的情景剧。

  试问,你扮演什么角色?

  时下有幸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党校学习,班上几十人中我年龄第二。这批同学中60后少、70后多甚至有80后,与他们在一起,我感受到了青春的活力。他们中间,不乏优秀人才。然而,今后还会与这些同学保持友好关系,不虚伪、不利用、不计较,多真诚、多帮助、多轻松吗?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同学永远是同学。

  关键是,还会有同学会。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