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永远兑现不了的许诺
发布时间:2010-07-15 信息来源:安岳县网管中心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我爱人的外婆去世已有一个多月了,而我对她的愧疚也在一日日地加深,她那渴望的眼神仿佛就在眼前。

  第一次去外婆家,也是在她生前我唯一去的一次。那是个六月天,天有些热,但沱江边的人家有河风送凉却很宜人,外婆家就在江边。见到90高龄的外婆,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六月的热没有给她温暖,她盖着厚厚的棉被,穿着厚厚的秋装。听大舅说,她已经不能自由活动了,只能在这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或躺在床上,或经人搀扶坐到竹椅上。不经意,我看到窗户上的蜘蛛网在河风的拉扯下正努力地保持着它的网络。当外婆听懂我这个外孙女婿去看她时,眼睛顿时有光,脸上洋溢着笑意,一双纤瘦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以致我几次欲换一个姿势都没有得逞。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没有丝毫的紧张和陌生,就像见到我的奶奶和外婆般亲切。

  有聚总是有散。分别时,我站在外婆面前,岳母说,年轻人要去忙年轻人的事了。她脸上的笑容有一些僵,嘴皮动了动,但我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我附在她的耳边大声说:“等空下来,我再来看您!”惊得窗户上的蜘蛛怯怯地躲在了角落。外婆的眼睛使劲地盯着我,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种令人揪心的渴望。没有想到再见她时,她已经躺在了冰冷的棺材里。见岳母哭得几近晕厥,我内心无法平静。突然有些后悔或者厌恶那时说“等空了再来看您”的话,那种完全敷衍了事的许诺在面对一位真情老人时显得是那么的陌生和无情。反省自己真的忙得再见她一次的时间都没有了吗?目视着平静地躺在棺材里的外婆,我默默地低下了头。

  从外婆的葬礼回来,那双渴望的眼睛就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愧疚油然而生,并慢慢地打成一个心结。当许诺在阴阳相隔兑现时,剩下的可能只有后悔了。恍然之间明白,老人是需要小辈们常去看看的……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