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正文
“银发护卫队” 30年与安岳石刻相伴
发布时间:2018-06-21 信息来源:资阳日报 阅读次数: 【字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吴成兵和黑虎坚守在灵游院。

  安岳是文物大县,共有国家级、省级石刻保护点位200余个,10万尊摩崖造像、40余万字石刻经文。是全国唯一一处保存年代最完整的、集中反映石刻艺术变迁的石刻群。
  多年来,安岳在40余处文物点配备了60余名文物守护员,因他们年龄60岁以上的占了一大半,被称为“银发护卫队”。从1982年起,安岳有了第一批文管员后,他们已经默默守护了30余年。
  作为全县第一批5个文物管理员之一,吴忠富已在安岳县八庙乡卧佛院守护了36年。不久前,他刚刚度过了68岁生日。“不知道哪一天就干不动了。”吴忠富说,希望有更年轻、更专业的保护者“接班”。

尽心尽责守护石刻

  一只名叫黑虎的大狼狗、一把防身的长剑,是文物看管员吴成兵护卫灵游院的武器装备。
  灵游院位于安岳县岳阳镇船形村七组罗汉寺坡北面山腰上。院内的摩崖造像具有鲜明的五代摩崖造像特征,有较为清晰完整的铭文,体现了晚唐向北宋过渡时的石刻艺术变化,具有很重要的历史价值。
  90年代,这处石窟盗贼猖獗,屡次出现不法分子前来盗文物。
  2001年,吴成兵被安岳县文物所聘为文物守护员。他在石窟保护房内支了一张床,带着县文物局配备的狼狗和他的“宝剑”,驻守至今。
  白天,吴成兵妻子送饭上山,有时也替换他回家吃饭、做农活。山上的日子清寂,吴成兵便打开一个老式收音机,听川剧、新闻。但有时,守护员的处境也凶险万分。
  10多年前的一天晚上,几下一闪而过的亮光让睡梦中的吴成兵突然惊醒。“有贼娃子来了!”多年的守护经验让吴成兵很警惕。他急忙拨响了文物局的应急电话,然后冲出门外……几个黑影从后山溜了。第二天,当地公安在后山找到了一把十多斤重的铁锤,他们判断应该是文物偷盗者留下的。
  随着年纪的增大,妻子担心吴成兵的安全,劝他别干了。如今70岁的吴成兵却说:“政府信任我,把这个重任交给我,我就要尽心尽责,确保文物没有闪失。”

千辛万苦为文物安全

  “白天打扫卫生、巡视护院,晚上回家顶着月光耕田播种。”每年到了农忙时节,这就是木门寺文管员袁长如一天的生活。
  木门寺位于安岳县石鼓乡木门村。塔亭的用材中仅两扇门为木材,其余全用石料精工建设,故名木门寺。这种仿木石建筑,在全国也属少见,被专家学者称为建筑史上的奇迹。
  上世纪90年代,木门寺人为损毁严重。时任村干部的袁长如便卷起铺盖到木门寺义务守护。此后,村主任和会计汪绍光、康忠宜也先后到来,与袁长如一起轮值守寺。
  30年来,三人都恪守着“无论农忙有多忙,寺中必须有人值守”的约定。即使大年三十,也不例外。最初几年,他们甚至没有领过一分钱工资。现在,木门寺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一部分保护经费。“每个月工资600元,其中有50块的安全责任金,管得好年底才能拿到。”
  目前,安岳文管员的收入从600元到1000元不等。安岳县文管局副局长唐文军介绍,目前,安岳全县大量文物点面临守护空白,文物保护队伍有待扩充。

文管员需更年轻化、专业化 

  近年来,安岳县文物局已经采取不少措施,加强石刻等文物保护和开发力度。
  在吴成兵守护的灵游院,文物局委托他喂养的一条大狼狗帮了大忙,曾经让不少打文物主意的偷盗者望而却步。此外,绝大部分文物点都增加了红外线设备,一有陌生人靠近即发出警报。
  唐文军介绍,针对安岳石刻的现状,我市已启动安岳石刻的立法保护工作,对涉及安岳石刻保护管理的相关活动进行了具体规范和明确。“最紧急的还是专业人才的缺乏。谁来接班‘银发护卫队’是个问题。”他说,目前安岳县文物局共20余人,干部职工年龄相对老化,专业人员十分匮乏。
  好消息是,2017年安岳设立的“安岳石窟研究所”目前已招录3名专业技术人员从事文物的保护研究。今年9月,安岳正在筹建的博物馆新招聘的两名文物专业人才也将上岗。
  接下来安岳将采取公务派遣、组织抽调、劳务派遣、外聘等多种方式,吸纳各方人才参与安岳石窟资源保护与开发。同时,加强对石窟旅游景区服务人员的业务培训,形成人才培养长效机制,建立一支高素质的导游队伍,并鼓励扶持安岳石窟(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抢救和传承人。(资阳日报记者 李梅)

( 责任编辑:安岳县网管中心-14)
  相关信息  
  最近更新
  热点新闻
;